今晚第一次run through

今晚第一次run through
不知怎的,眼淚完全失控
感謝Matthew,讓我走進你的生命裡

誠意邀請你來欣賞我們的演出
《逝去的花火》
2015年10月22—24日
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多媒體劇場

12033046_812569222173674_7216864420788486069_n

Advertisements

Matthew

再細讀劇本,再次和Matthew傾偈

Matthew,你是個幸福的人,因為你身邊都是愛你的人
你也是勇敢的人,因為你忠於自己,亦願意去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


明日再見~

9。28

一年了
經歷了一年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這一天值得紀念,不是為了打飛機
而是因為這天應該要被記住
記住某些邪惡的人和事
記住某些勇敢的人和事

這是香港的歷史
這是香港人的歷史

On my way

hk928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
註定是香港人為我城悼念的一天。

當我親眼看著第一枚催淚彈在天空飄過時,
我問自己:到底我身處何方?
這真的是香港?
是我成長的城方?

群眾恐慌,我和群眾一起逃跑,
我一邊跑,一邊咳,
催淚氣體的影響力慢慢在氣管裡發揮出來。

我哭了,
我不知道我是因為催淚彈而哭,
還是為了香港而哭⋯⋯

港 殤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
註定是香港人為我城悼念的一天。

HK928_2

View original post

Let’s begin!

穿著紫色裇衫,去看千嬅演唱會~

miriam

出道20年,我聽了她的歌足足18年,她陪著我成長,度過笑中有淚的歲月。她樣子不是最美麗,唱功不是特別好,演技不是很突出,她只是一個平凡的女生;但憑住心口的勇字和無比的運氣,她成為我們最喜愛的女歌手。

她的平凡,她在音樂路上付出的感情,反而讓我們和她拉得更近。她的點滴,的確就是我們走過的路。20年過去,她由少女變成烈女再變成過得很快樂的丁太,我由無憂無慮的少年變成營營役役的打工仔。我們一起走過,一起笑過,一起痛過,一起成長。林夕說她是自己心頭的一塊肉,黃偉文說她是自己的最佳損友最好的債。我想,她也是我心中塊肉,也是我生命中其中一個最佳損友最好的債吧。

數年沒有開紅館演唱會,總是期待著,同時也害怕,害怕那將會是最後一次。不過,正正因為害怕,所以更珍惜每次看到她唱歌的機會。

演唱會總有最後的歌,但曲終人未散,我會繼續期待再期待。

KANO

《KANO》應該是我今年第二齣睇到喊的電影(上一齣是《一首搖滾上月球》,documentary,又係台灣製作)。電影中的熱血、汗水、淚水,通通感染著觀眾;電影外的故事,也同樣精彩。

廣告時間:《KANO》在香港票房已經突破380萬(source:講。鏟。片),今明兩日各上15場左右,後日得番幾場,大後日只餘兩場,距離落畫不遠了……如果未入場睇的,誠意邀請你買飛入戲院,三個小時之後你一定好似我咁感動!

KANO

舒琪談《KANO》在香港發行背後的故事

復活節長假期,我去了台灣旅行,前前後後的日子又病了,最近看過的許多好電影都未有空寫,實在可惜,例如魏德聖監製、馬志翔導演的《KANO》,就是不容錯過的熱血佳作。今天舒琪先生在 Facebook 談到影片在香港發行背後的故事,很值得一讀,希望大家讀過這個動人的奮鬥故事,會對《KANO》感到興趣,趁最後機會入場欣賞,我肯定你會深受感動的﹗

舒琪︰「我覺得我有必要表揚一下《KANO》的香港發行商曙光公司。自 6 年前的《海角七號》以來,它一直都是魏德聖電影在香港的發行商。我也是 6 年前在台灣在它公映接近尾聲時才看到影片的。我衷心喜歡這部電影。回香港後立刻四處打聽發行商是誰,就這樣認識了曙光的負責人 Dora。我向她提出了請求:魏德聖來香港宣傳《海》片時,可否到我們學校做一個講談。也就因為這樣,我才認識了魏導。

《海》片在台灣打破了有史以來的最高賣座紀錄、振興了整個台灣電影工業,但在香港依然不被看好。在幾次的見面下,我看到 Dora 購下影片的香港版權,除了是門生意外,還帶著對電影一份衷心的喜愛和信念。魏導到香港時,市儈點說,已經是個名成利就的大導演了。但那次與學生的三小時對話裡,我看到的卻是個非常謙卑、充滿摯誠的電影工作者。對學生的不成熟提問,他都耐心而詳盡地逐一回答,甚至坦率地承認那些地方是影片的不足,帶著靦腆地致歉。這之後,透過 Dora,他每次完成一部新片,都慷概地不辭勞苦,一定會來學校跟學生見面。坦白說,他其實沒有這個必要,曙光也沒有義務每次都給同學們安排一場獨家優先放映,因為以我們學生的人口計算,那個宣傳效果其實十分低。

從《海》片到《KANO》,魏導的聲譽一天比一天高,但在我們有限的接觸與交往中,我卻沒看見他有任何轉變。他仍一如既往地謙卑、坦率、誠實。只要你跟他有超過 15 分鐘以上的聊天,你自不然就會感受到那份由衷的 integrity,和這份態度帶給你的舒暢與充實。這幾年間,我目擊了他與 Dora 所建立的那份不僅是製作人與發行商的關係,而是一種為了一個一致的目標而奮鬥、作戰的夥伴感情。發行《賽德克巴萊》前,Dora 跟我說,影片成本高昂(在台灣由華納兄弟公司發行),作為一名獨立發行商,她應該沒有能力承擔它的版權費。但沒料魏導竟二話不說,還是把影片的香港版權交了給曙光。不用我多說,從本地院商的角度而言,《賽》片幾乎是一部不可能的電影——它有一個觀眾無法讀得出來的名字、它不但沒有明星,所有主角還是台灣原居民、它的對白百分八十是台灣土話,其餘是日語;最要命的是還要分上、下集,每集的長度都超過 2 小時……但曙光還是很認真、很落力的去宣傳、推廣。結果上下集加起來的票房是 500 萬港幣(《海》片是 700 多萬)。不很高,但以台灣片——加上上述障礙——來說,卻是一個驕人的數字。

來到《KANO》,又是另一項不可能的任務——3 小時、一樣沒有明星、棒球、日語。Dora 兩次讓我第一時間看片。第一次是看剪接完成版,沒有 CG、沒調色、沒做音響效果。那次我是在『果子電影』辦公室裡看的。那天我跟魏導約的是下午三點,我坐早班機到台北,忘記了酒店中午前不讓 check-in。一如既往,我出門的前一個晚上都幾乎沒睡,只在飛機上小睡了不到一個小時。待到可以入住酒店時已差不多下午兩時,坐計程車往『果子電影』途中已忍不住打瞌睡。我一直忐忑不安:要是影片看到一半我睡著了怎麼辦?人家可是專誠給我特別安排的試映啊!我被帶到電腦室裡,戴上耳機,在一個 30 多吋的電腦屏幕上觀看。但結果是我由頭到尾目不轉睛、全神貫注地被深深的吸引著。看到三分之二,電腦不知怎地竟跳回影片開頭去。正當我有點摸不著頭腦時,魏導已推門進來,找熟悉電腦操作的同事調好畫面,我這才察覺原來他可能一直在房外偷看我的反應。影片的後三分之一,我當然是哭了。不過,因為尷尬,我還是後來在返酒店途中才發短訊告訴他的。

半年後,影片終於大功告成。期間 Dora 不斷找我聊天,問我有什麼宣傳良策。我不做發行已久,早已跟市場脫節,想了一些點子,但相信作用也不大。影片在台灣首映,Dora 做領隊帶了幾名香港記者同行,因為她早就預估到影片在台灣一定反應熱烈,想香港記者們也親身感受一下它那股熱血力量。影片的 DCP 才寄抵香港,她便安排了一場試映,要我找不同的友好測試反應。我叫了幾名校內外老師和同學,個個流著眼淚走出電影院,但沒想到的是看戲中途,劉進圖就在影院外不遠處被兇徒斬至重傷。我們在震驚之餘,把自己與本城的急劇衰落,對比影片對台灣土地的厚實感情,和對一己信念的堅定追求,更感受良多。

Dora 翌日給香港院商試片。下午她打電話給我,沮喪得像快要哭出來般。原來大部分院商都反應冷淡,有人還中途離去,最後只有一條院線答應提供兩家戲院放映影片。我愛莫能助,只能安慰幾句。但 Dora 卻堅定地說,她還是會按照原訂計劃進行一切宣傳活動,希望藉著見報效果改變院商們對影片的印象和信心。接著的兩個星期,她不停地安排試片,爭取口碑(我也幫手吹雞,給她做了一場)。結果逐漸在網上和其他媒體上都聚集了一股 momentum。影片在『星影匯』試映杜比全景聲版時(讓我們給音響設計的杜篤之歡呼三聲!),她走過來跟我說,影片的放映戲院數目,已增至 19 家了!但那還是一場硬仗,因為第一周映期後,院商為了迎接美國隊長,勢必大幅度縮減場次。不過她不會放棄。魏德聖、馬志翔、Akira 和一眾年輕演員,將會陸續抵港宣傳、打氣……

The rest is (almost) history!

截至今天,《KANO》在香港的票房已經接近 400 萬。Again,不算高,但 considering 所有因素,這其實已是一項小奇蹟。我覺得 Dora 確實是用 Kano 的精神去做《KANO》的發行的,而有目共睹的,是舉凡看過影片的觀眾,幾乎沒有不被影片打動以至鼓舞、啟發的。寫這段文字時,Dora whatsapped 給我說要向 500 萬進軍。我覺得有難度(走了個美國隊長,蜘蛛俠又來了),但卻不是沒有可能,特別是很多中六生都考完了 DSE……

也因為這是 Kano!」

當我們一起走過

我們都曾有過風雨過後的沉重,
形同陌路的口,但心卻還流通。
當我們一起走過這些傷痛的時候,
包著碎裂的心,繼續下一個夢。

oncosec_friends_support

有多少苦痛,有你和我一起度過、一起承受,
有多少快樂,有你和我一起享受、一起感動。

悼Mr. Paul Cheng—我的第一位師父

剛剛收到消息,十年前去加拿大實習時的supervisor在上星期二辭世了。

當年和同學們一起出發到溫哥華做第一次實習,很興奮同時戰戰兢兢,多得Paul Sir的教導和鼓勵,才可以好好完成三個月的實習。

記得我去溫哥華實習那年,Paul Sir已經退休,卻甘願犧牲退休後的時間當我和壹仔哥的supervisor。那幾個月,Paul Sir除了supervise我們的recording、log、文件工作等外,還緊張我們這些遊子的情緒,畢竟我們大部份都未試離開香港這麼久,焦慮在所難免。Paul Sir會在周末帶我們到處逛,融入當地的文化生活,讓我們明白,去海外實習,就是要去感受當地和香港有何不同。與其說Paul Sir是我們的阿sor,倒不如說他是一位良師益友,他不單關心我們實習的表現,更關心我們的狀態。他不只教我怎樣當一個好社工,更教我怎樣當一個好人。

畢業後到了國泰工作,慶幸有機會再到溫哥華跟Paul Sir見面 (1) (2)。在他面前,我又可以繼續學習……

去年得知Paul Sir的健康轉差,發給他的電郵也沒有收到回覆,實在令人擔心。星期六晚排戲之後,回家路上看到師弟紹銘的Facebook,才驚悉這個消息。整晚不能好好睡,回想起我和Paul Sir那短短的相處歲月,也回想起自己過去十年來的轉變。重新打開十年前的電郵帳戶,早年曾經被hack,有不少電郵已經消失了,我和Paul Sir的電郵往來也只剩下少許。讀著電郵,風趣幽默的Paul Sir彷彿又在我面前出現……

一日為師,終生為父。Paul Sir是我第一個師父,是一個很好的mentor。我會永遠記住你的教導……願你安息……

20140331-190908.jpg

 

Update: 收到S.U.C.C.E.S.S.的同事Johnny的電郵,得悉Paul Sir的身後事一切從簡,不會有喪禮或悼念儀式。

感激林非

感激林非來看《I App U》JCCAC版的演出!
更感動的是收到你的feedback!
我們會繼續努力!

I APP U – 清新可喜的演出

IAppU-2

之前從沒有看過楊秉基或是「好戲量」的製作。總有些表演團體,雖然從未看過,不知水準如何,但總是提不起勁去看他們的演出,心底深處大概總是有種先天印象不良的感覺。後來有朋友參加了這個劇團作業餘演出「駒歌」,又湊巧私務纏身,沒有抽空去看。最後等到這次「I APP U」的演出才有機會看好戲量的製作,看朋友的表現如何。

進場前確實沒有太大期望的,始終好戲量不算很著名的藝團,我的朋友也不是專業的劇場工作者。但出乎意料的,以一個獨立戲劇而言,水平非常不錯,演員的演出更是意想不到的高水準。I APP U 的故事內容不算複雜,講述一個被「起底」的男孩遇上一個大學女生,一起拍拖後男孩從女孩身上得到靈感開發了一個助人處理感情問題的 apps,好像很了解愛情,用 apps 幫人解答愛情問題的同時,他卻彷彿與愛情越走越遠。

去年年底何偉龍先生的最後作品《長髮幽靈》(牛池灣文娛中心公演)就是很優秀的「正劇」,演員的走位、舞台燈光、背景處理得一絲不苟,妙到毫巔,但在石峽尾創意中心黑盒劇場這類極小型場地,燈光、背景等的限制相當大,燈光、佈景等很難很具象突出,於是就要靠導演的編排,和演員的演技去搭救場地的簡潔了。

編、導、演可謂戲劇的三大支柱,這套話劇,我認為「演」方面最出色,相比之下,編和導就顯得較為稚嫩乏力。故事一開始時運用了不少在街頭實際做過的「街頭劇場」片段,將街頭劇場帶到黑盒劇場內,是個有趣的嘗試,但連結的程度不高,而且掌握節奏不準,有拖沓冗長之感。到中段開始加插了不少唱流行曲的情節,往往予人突兀之感,感覺像是為了加插一些流行元素而刻意安排。不過到後來演出越來越順,最後一段群戲唱「六月飛霜」十分扣題,而且到近尾聲時不時出現的「小丑」角色(由導演上陣)畫上了戲曲面譜,令演出要帶出的主題更加突出。其他「群眾演員」配合的走位,加上燈光,令反傳統的結局叫人更印象深刻。總括而言,這套製作可用「先苦後甜」來形容。

劇情推進稍嫌有點突兀,但配合適當的導演編排,以一種比較實驗性質的方式,運用黑盒劇場舞台空間小的特點,用較抽象的方式去叙事,緩解那種突兀的感覺。整齣戲算是很「男性角度」去看愛情這回事,女主角的性格因此就顯得有點平板,不及男主角那麼搶眼。

整個製作,演員的演出最叫人眼前一亮。女主角情緒大開大合也算收放自如。最出彩可算是男主角的演出,由頭帶到尾,越演越好,劇本裡他的角色幾乎全無間場,對演員的「能量」要求很高,男主角也能演得妥妥貼貼,實屬不易。開首時的確有未熱身之感,但隨着劇情推進,慢慢自然融入劇中的世界,漸入佳境,他的演出更能牽動觀眾的情緒。我不禁想起上一套很能牽動觀眾情緒的劇,是團劇團的《私房菜》。《私房菜》說的是幾位演員的親身經歷,配上已故劇團總監何偉龍的導演編排,非常牽動人心。感動觀眾的同時,也是對演員的一個考驗,一個情感的解放。能夠操控和演繹當中的親情,便使演技能更上層樓。

在黑盒劇場裡,由於空間較細小,很少會用全套傳統佈景和複雜的燈光,演員的修為和表現就更加重要。或者《I APP U》的定位是偏向想吸引新觀眾為主,所以劇中不乏「潮語」或各式最新最熱的話題,但強嵌入劇中有時未免有不自然的感覺。但演員的演出清新可喜,有壓場感能夠帶動劇場的情緒。我相信如果經歷更深的試煉,如上面《私房菜》的那種形式演出,演員的修為必可百尺竿頭。

近聞《I APP U》極速重演,執筆之時應已演出成功圓滿,謹此希望此劇台前幕後能繼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