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日

無國界醫生於1971年在法國巴黎成立,是一個獨立的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致力為受武裝衝突、疫病和天災影響,以及遭排拒於醫療體系以外的人群提供緊急醫療援助。無國界醫生只會基於人們的需要提供援助,不受種族、宗教、性別或政治因素左右。在社區及醫療系統不勝負荷的地方,無國界醫生為身處困境的人提供醫療護理。無國界醫生的核心工作就是為受武裝衝突影響的人群提供緊急醫療救援。

每年,超過二千名救援人員,放下家庭與工作,親赴全球約七十個國家參與無國界醫生的救援項目,為素未謀面的人提供醫療援助。即使前線的環境惡劣、資源匱乏,也沒有動搖救援人員救助傷困的決心。

我們今天或許未能成為無國界醫生救援人員,走到前線工作,但仍可出一分力,為活在危困中的人帶來醫療援助。只要捐出一天收入,便等同在7月7日當天為無國界醫生做一天義工 ,與身在前線的二千多名無國界醫生救援人員合力救助傷困。

一起支持「7 ∙ 7無國界醫生日」,與無國界醫生共同救助傷患。

MSF Day 2014

延伸閱讀:來自前線救援的聲音

Advertisements

悼Mr. Paul Cheng—我的第一位師父

剛剛收到消息,十年前去加拿大實習時的supervisor在上星期二辭世了。

當年和同學們一起出發到溫哥華做第一次實習,很興奮同時戰戰兢兢,多得Paul Sir的教導和鼓勵,才可以好好完成三個月的實習。

記得我去溫哥華實習那年,Paul Sir已經退休,卻甘願犧牲退休後的時間當我和壹仔哥的supervisor。那幾個月,Paul Sir除了supervise我們的recording、log、文件工作等外,還緊張我們這些遊子的情緒,畢竟我們大部份都未試離開香港這麼久,焦慮在所難免。Paul Sir會在周末帶我們到處逛,融入當地的文化生活,讓我們明白,去海外實習,就是要去感受當地和香港有何不同。與其說Paul Sir是我們的阿sor,倒不如說他是一位良師益友,他不單關心我們實習的表現,更關心我們的狀態。他不只教我怎樣當一個好社工,更教我怎樣當一個好人。

畢業後到了國泰工作,慶幸有機會再到溫哥華跟Paul Sir見面 (1) (2)。在他面前,我又可以繼續學習……

去年得知Paul Sir的健康轉差,發給他的電郵也沒有收到回覆,實在令人擔心。星期六晚排戲之後,回家路上看到師弟紹銘的Facebook,才驚悉這個消息。整晚不能好好睡,回想起我和Paul Sir那短短的相處歲月,也回想起自己過去十年來的轉變。重新打開十年前的電郵帳戶,早年曾經被hack,有不少電郵已經消失了,我和Paul Sir的電郵往來也只剩下少許。讀著電郵,風趣幽默的Paul Sir彷彿又在我面前出現……

一日為師,終生為父。Paul Sir是我第一個師父,是一個很好的mentor。我會永遠記住你的教導……願你安息……

20140331-190908.jpg

 

Update: 收到S.U.C.C.E.S.S.的同事Johnny的電郵,得悉Paul Sir的身後事一切從簡,不會有喪禮或悼念儀式。

看著這一屆intern們的last day

看著這一屆intern們的last day,真係覺得時間過得很快。回想起以前讀書時返實習的最後一天,整理過去幾個月的經歷、經驗,然後再重新出發。雖然最後我無做社工,但我的確在實習裡成長更多、認識自己更多。

如果我真係做社工,唔知今日嘅我又會係點呢?

20140331-184243.jpg

很開心和大家一起體驗「一人一故事劇場」,這是我很喜歡的劇場演出,也是我在這裡的起點 🙂

2014情人節

對我來說,今年既情人節最特別的唔係19年一遇同元宵佳節撞期,而係:

  • 10年前的今天,係Mars同Ming既大囍日子 
  • 5年前的今天,係歐陽表弟同Jessica既大囍日子 

咁岩得咁橋,Mars結婚同表弟結婚:

  • 我都係兄弟團(Mars結婚仲係我人生第一次做兄弟兼第一次做伴郎)
  • 當日夜晚都無擺酒 XD(Mars就隔一個星期,表弟就之後個日)
  • 擺酒都係搵我做MC(幾乎搵親我做兄弟既都會順便叫我做埋MC XD)
  • and I enjoyed both parties sooooooooooooo much!

Congratulations to my friendssss! Happy anniversary! I love you all ❤

Apparently變化最大的應該是歐陽表弟

Apparently變化最大的應該是歐陽表弟……看左邊兩張相與右邊兩張相已經好唔同了~今時今日的表弟穩重好多 XDDDDD

15826_10152378073510221_770255642_n

(之但係應該都係apparently咋 XD 事實上個人係冇變過,哈哈哈~~~~~ 八年前認識他的時候幾乎全部相都唔望鏡頭,左二個張相係好難得先有既一張肯正面望鏡頭的;今時今日呢他的facebook就只有玩具相,要搵張宜家既相做對照,就惟有搵阿嫂fb,或者media截圖……XDDDDD)

其實我真心多謝表弟,當年在加拿大真係陪我去癲……有時俾我拉左去玩,哈~也多謝他聽我訴苦 (仲係ICQ年代!!!)。回來香港之後也常與表弟聯絡,直至後來ICQ年代倒下才跟他失去了聯繫,再聯絡已經是2006年尾Thomas回港的事了。再之後我開始在CX返工,有一天在公司看到他的名字在瀏覽我的Xanga的名單當中,才找到了他的MSN然後再次聯絡得上。

雖然現在也不是常常見到面,但當年在加拿大一起實習一起旅行一起玩一起癲的日子,我還是「銘記於心」~哈哈哈哈哈~

婆仔數

看了細車製作的短片《婆仔數》,感觸良多。
如何讓長者有尊嚴地生活?甚麼政策才能讓我們不用擔心自己老年的生活?這是我們的政府要為香港的aging population好好思考的問題。

btw, 細車 good job~ it’s truly a genuinely-made documentary!

一切都是緣分

一切都是緣分。

如果阿怡沒有入讀中大社工
如果壹仔沒有入讀中大社工
如果我們沒有報名去溫哥華實習
如果我們沒有被揀中去溫哥華
如果阿怡沒有去溫哥華
如果我們沒有去Port Coquitlam
如果壹仔的中文名沒有跟族譜
如果我們沒有提到壹仔的中文名字
如果 如果 如果

在這樣多的如果之下,
壹仔竟然在異鄉找到失去聯絡多年的家人……

一切都是緣分。

I miss those old good days!
I miss Canada!
I miss you guys!

73_11339445220_1041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