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跑吧

向著未知的未來

run

一起跑,就足夠了

Advertisements

KANO

《KANO》應該是我今年第二齣睇到喊的電影(上一齣是《一首搖滾上月球》,documentary,又係台灣製作)。電影中的熱血、汗水、淚水,通通感染著觀眾;電影外的故事,也同樣精彩。

廣告時間:《KANO》在香港票房已經突破380萬(source:講。鏟。片),今明兩日各上15場左右,後日得番幾場,大後日只餘兩場,距離落畫不遠了……如果未入場睇的,誠意邀請你買飛入戲院,三個小時之後你一定好似我咁感動!

KANO

舒琪談《KANO》在香港發行背後的故事

復活節長假期,我去了台灣旅行,前前後後的日子又病了,最近看過的許多好電影都未有空寫,實在可惜,例如魏德聖監製、馬志翔導演的《KANO》,就是不容錯過的熱血佳作。今天舒琪先生在 Facebook 談到影片在香港發行背後的故事,很值得一讀,希望大家讀過這個動人的奮鬥故事,會對《KANO》感到興趣,趁最後機會入場欣賞,我肯定你會深受感動的﹗

舒琪︰「我覺得我有必要表揚一下《KANO》的香港發行商曙光公司。自 6 年前的《海角七號》以來,它一直都是魏德聖電影在香港的發行商。我也是 6 年前在台灣在它公映接近尾聲時才看到影片的。我衷心喜歡這部電影。回香港後立刻四處打聽發行商是誰,就這樣認識了曙光的負責人 Dora。我向她提出了請求:魏德聖來香港宣傳《海》片時,可否到我們學校做一個講談。也就因為這樣,我才認識了魏導。

《海》片在台灣打破了有史以來的最高賣座紀錄、振興了整個台灣電影工業,但在香港依然不被看好。在幾次的見面下,我看到 Dora 購下影片的香港版權,除了是門生意外,還帶著對電影一份衷心的喜愛和信念。魏導到香港時,市儈點說,已經是個名成利就的大導演了。但那次與學生的三小時對話裡,我看到的卻是個非常謙卑、充滿摯誠的電影工作者。對學生的不成熟提問,他都耐心而詳盡地逐一回答,甚至坦率地承認那些地方是影片的不足,帶著靦腆地致歉。這之後,透過 Dora,他每次完成一部新片,都慷概地不辭勞苦,一定會來學校跟學生見面。坦白說,他其實沒有這個必要,曙光也沒有義務每次都給同學們安排一場獨家優先放映,因為以我們學生的人口計算,那個宣傳效果其實十分低。

從《海》片到《KANO》,魏導的聲譽一天比一天高,但在我們有限的接觸與交往中,我卻沒看見他有任何轉變。他仍一如既往地謙卑、坦率、誠實。只要你跟他有超過 15 分鐘以上的聊天,你自不然就會感受到那份由衷的 integrity,和這份態度帶給你的舒暢與充實。這幾年間,我目擊了他與 Dora 所建立的那份不僅是製作人與發行商的關係,而是一種為了一個一致的目標而奮鬥、作戰的夥伴感情。發行《賽德克巴萊》前,Dora 跟我說,影片成本高昂(在台灣由華納兄弟公司發行),作為一名獨立發行商,她應該沒有能力承擔它的版權費。但沒料魏導竟二話不說,還是把影片的香港版權交了給曙光。不用我多說,從本地院商的角度而言,《賽》片幾乎是一部不可能的電影——它有一個觀眾無法讀得出來的名字、它不但沒有明星,所有主角還是台灣原居民、它的對白百分八十是台灣土話,其餘是日語;最要命的是還要分上、下集,每集的長度都超過 2 小時……但曙光還是很認真、很落力的去宣傳、推廣。結果上下集加起來的票房是 500 萬港幣(《海》片是 700 多萬)。不很高,但以台灣片——加上上述障礙——來說,卻是一個驕人的數字。

來到《KANO》,又是另一項不可能的任務——3 小時、一樣沒有明星、棒球、日語。Dora 兩次讓我第一時間看片。第一次是看剪接完成版,沒有 CG、沒調色、沒做音響效果。那次我是在『果子電影』辦公室裡看的。那天我跟魏導約的是下午三點,我坐早班機到台北,忘記了酒店中午前不讓 check-in。一如既往,我出門的前一個晚上都幾乎沒睡,只在飛機上小睡了不到一個小時。待到可以入住酒店時已差不多下午兩時,坐計程車往『果子電影』途中已忍不住打瞌睡。我一直忐忑不安:要是影片看到一半我睡著了怎麼辦?人家可是專誠給我特別安排的試映啊!我被帶到電腦室裡,戴上耳機,在一個 30 多吋的電腦屏幕上觀看。但結果是我由頭到尾目不轉睛、全神貫注地被深深的吸引著。看到三分之二,電腦不知怎地竟跳回影片開頭去。正當我有點摸不著頭腦時,魏導已推門進來,找熟悉電腦操作的同事調好畫面,我這才察覺原來他可能一直在房外偷看我的反應。影片的後三分之一,我當然是哭了。不過,因為尷尬,我還是後來在返酒店途中才發短訊告訴他的。

半年後,影片終於大功告成。期間 Dora 不斷找我聊天,問我有什麼宣傳良策。我不做發行已久,早已跟市場脫節,想了一些點子,但相信作用也不大。影片在台灣首映,Dora 做領隊帶了幾名香港記者同行,因為她早就預估到影片在台灣一定反應熱烈,想香港記者們也親身感受一下它那股熱血力量。影片的 DCP 才寄抵香港,她便安排了一場試映,要我找不同的友好測試反應。我叫了幾名校內外老師和同學,個個流著眼淚走出電影院,但沒想到的是看戲中途,劉進圖就在影院外不遠處被兇徒斬至重傷。我們在震驚之餘,把自己與本城的急劇衰落,對比影片對台灣土地的厚實感情,和對一己信念的堅定追求,更感受良多。

Dora 翌日給香港院商試片。下午她打電話給我,沮喪得像快要哭出來般。原來大部分院商都反應冷淡,有人還中途離去,最後只有一條院線答應提供兩家戲院放映影片。我愛莫能助,只能安慰幾句。但 Dora 卻堅定地說,她還是會按照原訂計劃進行一切宣傳活動,希望藉著見報效果改變院商們對影片的印象和信心。接著的兩個星期,她不停地安排試片,爭取口碑(我也幫手吹雞,給她做了一場)。結果逐漸在網上和其他媒體上都聚集了一股 momentum。影片在『星影匯』試映杜比全景聲版時(讓我們給音響設計的杜篤之歡呼三聲!),她走過來跟我說,影片的放映戲院數目,已增至 19 家了!但那還是一場硬仗,因為第一周映期後,院商為了迎接美國隊長,勢必大幅度縮減場次。不過她不會放棄。魏德聖、馬志翔、Akira 和一眾年輕演員,將會陸續抵港宣傳、打氣……

The rest is (almost) history!

截至今天,《KANO》在香港的票房已經接近 400 萬。Again,不算高,但 considering 所有因素,這其實已是一項小奇蹟。我覺得 Dora 確實是用 Kano 的精神去做《KANO》的發行的,而有目共睹的,是舉凡看過影片的觀眾,幾乎沒有不被影片打動以至鼓舞、啟發的。寫這段文字時,Dora whatsapped 給我說要向 500 萬進軍。我覺得有難度(走了個美國隊長,蜘蛛俠又來了),但卻不是沒有可能,特別是很多中六生都考完了 DSE……

也因為這是 Kano!」

港協暨奧委會

港協暨奧委會義務秘書長彭冲,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是一位精英田徑運動員,曾為香港跳高、三級跳遠紀錄保持者,並代表香港參加1962年耶加達亞運會和1966年曼谷亞運會。

義務副秘書長王敏超則是自由泳和水球運動員,是1966年、1970年和1978年亞運會香港代表、1968年和1972年奧運會香港代表,及1970年英聯邦運動會香港代表。

兩位都是精英運動員出身,為甚麼今時今日反而未能站在參賽運動員的角度為他們設想,反而以「諉過於人」來回應沒有安排隊醫一事?

「香港運動員都是可敬的,他們都在先天極其惡劣,缺乏資源的環境下力爭上游,即使只 有少數項目能與世界強手爭一日長短,依然努力不懈,鬥志可加。香港運動員也是可悲的,因為他們的對手除了場上其他競爭者,還有這個腐爛到透頂的港協,一個你贏就9秒9撲出嚟攞彩,輸咗就話之你死的組織。」

輸就唔關你事,贏就出嚟攞威?
撒拉夫

李慧詩倫敦奧運奪銅,政府照例在機場搞歡迎會。那張大合照的排位,至今依然印象難忘。

前排正中央是曾德成和霍震霆,作為第二個土生土長的香港奧運獎牌得主,李慧詩夾在曾德成與馮程淑儀中間。站在同一排的還有彭沖、劉掌珠、許晉奎、郭晶晶老公,和一眾連名都講唔出的乜水。

至於為取得奧運參賽資格,不知付出了多少汗水淚水的香港運動員,全部靠邊站。長得高大一點的,例如短跑手鄧亦峻,還可勉強見到完整的一個頭,還有乒乓隊唐鵬,可以在兩個人頭中「攝」出來;其餘的,幾乎全部湮沒,比「佈景板」的待遇,更加不堪。

到了這天,索契冬奧香港唯一代表呂品韜,抱怨隊醫沒有隨隊,昔日香港飛魚、現貴為港協暨奧委會義務副秘書長的王敏超公開批評這位小伙子,「將自己輸咗的原因,搵人攤分」,即是說,呂品韜把落敗責任,諉過於人。

聽王敏超的口氣,我還以為呂品韜是今屆冬奧的奪標熱門,卻因隊醫無法隨行失諸交臂,有機會「贏」,結果卻「輸」,然後便「抵賴」。

呂品韜角逐的男子1500米短道速滑,共36人角逐。呂品韜世界排名47,初賽遇上的5名對手,包括最終獲得銀牌的中國小將韓天宇,以及銅牌的俄羅斯韓裔選 手安賢洙。呂品韜造出的時間,在36名選手中列33,比加拿大金牌得主慢超過7秒。從所有的客觀數據看,呂品韜要贏得獎牌,甚至晉身決賽,早已知是天方夜譚。「輸」,是從一開始已知的結局,如何在今天諉過於人?

香港運動員都是可敬的,他們都在先天極其惡劣,缺乏資源的環境下力爭上游,即使只 有少數項目能與世界強手爭一日長短,依然努力不懈,鬥志可加。香港運動員也是可悲的,因為他們的對手除了場上其他競爭者,還有這個腐爛到透頂的港協,一個你贏就9秒9撲出嚟攞彩,輸咗就話之你死的組織。

既然已經有港協會長霍震霆和義務秘書長彭沖隨團,為何不許隊醫同行,卻要安插王敏超這位副秘書長到索契(即係集團主席和CEO都已出現,仲要搵個副總裁去把鬼)?彭沖說,因為俄羅斯局勢緊張,王敏超亦參加過1972年慕尼黑奧運,很有經驗,所以一定要跟團。

有留意奧運歷史的人應該會記得,72年奧運出現血腥一幕,巴勒斯坦恐怖份子槍殺11名以色列選手。彭沖的潛台詞,或許是當年得20歲的王敏超,在「血洗慕尼黑」一幕身歷其境,因此對怎樣應付恐怖份子「很有經驗」,姓霍姓彭之流條命仔絕對比你呂品韜的舊患緊要啦,一旦代表團被阿蓋達塔利班襲擊,都可以由這位前飛魚以一敵百,化身民族英雄,保衞地球和平。

彭沖還說,他們去到索契「好多會議要開」,霍震霆更忙到現時還在俄羅斯,未及返港。原來,選手參賽不是最重要,「開會」才是。照這樣說,其實不單止隊醫不需要,運動員其實也不太需要呢,兩年後的里約熱內盧奧運,索性把港協上至會長下至掃地全部帶往 巴西吧(當然必要帶同有「很多奧運經驗」的港協義務副秘書長霍啟剛夫人郭晶晶啦),李慧詩與沈金康?自己用里數換機票,再上tripadvisor訂YHA啦!

在香港,實在很難找到比特區政府更令人憎厭噁心和鄙視的組織,但其實真是有的:一個名為足總,一個名為港協。

原刊於作者博客

回顧今年十件事

回顧今年十件事,可見今年是轉變的一年:十件事都是自己生命中的轉變。

  1. 囍事sssss近
    恭喜所有結婚的朋友 especially Kuen Gor
    又,如果沒有《囍事近》,大概我也沒有這樣快回歸劇場
    .
  2. confirmation
    沒有特別去期望,總覺得有人比自己更deserve
    隨遇而安
    .
  3. 音樂
    開左個頭,多謝Pan sir和子文的教導
    來年繼續努力
    .
  4. 運動
    今年目標暫時未成功,但係今年的運動量應該是五年內最多
    要再搵番阿知了,還有,要繼續打多d波
    .
  5. Xanga
    Bye Bye
    又一個年代的終結
    .
  6. Playback/Playforward Theatre
    回歸民眾劇場
    Playback is always my favourite, and I look forward to learn more about playforward
    .
  7. 《駒歌》
    一期一會
    後會有期
    .
  8. 回復單身
    不容易的決定但我很開心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
    I am single, I am available and I am happy!
    .
  9. 三十而立
    大個仔了
    其實年齡真的很arbitrary,反正我仍然在說服自己很年輕的說
    .
  10. 被警察拘捕、被警員毆打
    大概是十件事中最差的一件,同時也是生命中一次特別的經歷,痛苦但刻骨銘心
    Fight for justice is never easy. Let’s fight together!

 

不知你過去一年又如何的過?

無論如何,幾個小時後又是一個新開始。
Let’s enjoy and treasure every moment, and live what we believe!

近在咫尺

這兩年看多了台灣電影,而且不少都令我很難忘,《九降風》的年青苦澀、《不能沒有你》的忍忍作痛、《一頁台北》的一夜奇遇都叫我印象深刻;還有幾齣我抽不到時間入戲院看的,像《渺渺》、《陽陽》、《艋舺》、《聽說》等等。最近上畫的《近在咫尺》也有台灣電影,繼續拍出青春氣息,可惜全香港只有一家戲院上映(影藝)。

(注意:下文包含電影劇情。)

故事圍繞五個年青人的三條故事線。電影一開始就是拳擊社社長趙子杰在向社員吹噓自己跟別人對打的經過,一眾社員崇拜阿杰之際,拳擊社經理丁曉葵卻嗤之以鼻-直至她發現大學裡的通告宣布,學校將收回拳擊社會址,並改建為停車場。小葵跟在拳擊社當教練的父親和阿杰討論,結論是如果拳擊社打出好成績,學校未必會把拳擊社會址收回的。從來未贏過任何比賽的阿杰相信自己可以幫忙保住拳擊社。另一方面,由北京來到台北當音樂系交換生的遲姍姍被幾個流氓調戲,經過的陳家翔出手幫忙-雖然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何自己會打贏他們。姍姍認出阿翔,原來阿翔是北京的一個拳擊高手,因發生車禍而被母親送到台北醫治,但阿翔已經對車禍前發生的事一無所知。姍姍說自己是阿翔的粉絲,因此她便在阿翔身邊幫助他回憶往事。

丁曉玲是小葵的姐姐,是音樂系的學生,在一次audition中見識到同是演奏小提琴的姍姍的出色表現。小玲嘗試去其他地方參加試音,但她唱歌時所彈奏的卻是她不太擅長的結他,結果也是屢戰屢敗。有一次,姍姍到課室找小玲,卻意外認識了她的妹妹小葵-亦因為這個原因,姍姍把阿翔帶到拳擊社去。小葵和阿翔、姍姍去看阿杰比賽,阿杰只有捱打的份-小葵解釋阿杰的爺爺也是一個拳擊高手,阿杰自少就已經練習打拳,可是他多年前跟別人打架時斷了左手,從此阿杰打拳時變得無力-然而他雖然每次都是捱打,但是他從不認輸,堅持到比賽的最後一秒鐘。阿翔決定加入拳擊社,他在社內很受歡迎,令阿杰覺得自己社長的地位面臨危機了。他們不時有言語爭執,也會挑戰對方的體能極限,令小葵和姍姍都很擔心。

姍姍跟阿翔說自己是他的粉絲,而且的確她非常了解阿翔的生活習性,連想喝甚麼、要幾多糖也一清二楚。有一天他們約會時阿翔突然昏倒,姍姍送阿翔到醫院,但阿翔沒有留醫。他說自己在北京遇上車禍之後便失了憶,母親把他送到台北來醫治,可是他自己沒有經常覆診,他更說出自己現在最大的「毛病」-在傷心難過的時候他竟然會笑了出來,完全控制不到。在姍姍的指令下,阿翔去了覆診,結果是阿翔不可以再做劇烈運動了。阿翔很失望,因為他在拳擊社的時間好像讓他記起一些事……

小葵一直都喜歡阿杰,很為他設想,可是阿杰似乎沒有甚麼回應,也覺得她好像一個小男生。有一次他在酒吧中遇上小玲,小玲去試音,卻差點被經理非禮,不過因為父親的緣故小玲也懂得自衛術,把經理打低。阿杰趕忙拉著小玲離開,更送她回家。窗外看到阿杰陪著小玲回來的小葵心裡更不是味兒。她們兩姊妹的關係本來就不好,但是這一個晚上她們都把心事說出-小玲早知小葵暗戀阿杰,小葵卻從不知道主修小提琴的姊姊其實只是為了父親和妹妹的期望才繼續拉小提琴,小玲最喜歡的還是彈結他唱歌……

姍姍和小葵都不知道,她們愛的男生原來私下已經約定了一次對戰。阿翔覺得阿杰是可造之材,只是阿杰因為左手曾受傷的緣故而不敢出左拳,令他在比賽中被對手攻擊弱點。阿翔指點阿杰之後,便希望和他好好打一場,因為他知道自己喜歡拳擊,雖然這一場可能是生命中的最後一場;阿杰當然不知道阿翔的身體狀況,但他知道阿翔是一個很好的對手,也一直希望和他對打。另一邊廂,姍姍說出阿翔的故事:在北京的時候阿翔認識了同是拳擊好手的駿彥,但他們從不對打,只會看對方跟別人比賽然後給對方意見。有一次,阿翔跟駿彥說想認識他的妹妹,駿彥答應但條件是阿翔要打贏他。結果駿彥打敗了-而且最後離世了,原來他身患絕症,但他很想在死前跟好朋友對打一場……阿翔知道後很自責,後來(因此)發生了車禍,失去記憶已被送到台北;而駿彥的妹妹也為此來到了台北,她就是遲姍姍。

阿杰和阿翔在醫院天台「對決」,大家不分勝負,倒在地上睡了一夜-但其實阿翔是昏迷了。後來阿翔就被送到美國醫治了,而姍姍也默默的回到北京去……阿杰在擂台上再一次遇上從前的對手,但這次他沒有被打敗,反而幾秒鐘就打對手打倒;同時也代表拳擊社不用遷出貨倉會址了。當阿杰又再向社員吹噓自己跟別人對打的經過,一眾社員崇拜阿杰之際,他和小葵表白了。小玲也實現了自己的夢想,成為頗受歡迎的街頭音樂人。幾年之後,阿杰、小葵和小玲一起去聽小提琴演奏會-姍姍已經成為小提琴家到處表演。演出期間,當阿杰他們專心欣賞時,音樂廳中卻傳出陣陣笑聲……姍姍哭著完成演出,阿翔笑到流出眼淚來。

其實這電影算是典型的台灣偶像劇,男女主角是歡喜冤家、男主角面對逆境和危機、女主角默默的為男主角著想,男主角為著理想奮鬥,男女主角終成眷屬……未看到一半已經大概猜到故事結局如何了-意料之外的是姍姍說出自己是阿翔的粉絲的原因和故事(還有阿翔的笑/哭的情節),雖然表達方式很一般卻已經算是故事線中最特別的一點了。事實上,阿翔和姍姍的故事線真的很平淡,但總比阿杰和小葵一段好看得多-當然,電影的焦點還是放了在彭于晏那誇張的四十二吋胸肌和六塊腹肌上(天啊,在醫院天台兩個男主角都要赤裸上身才「對決」,還不像典型的台劇嗎……不過說實在明道的身型比彭于晏也差太遠了吧)。另一個比較遺憾的是電影的第三條線-小玲的音樂之路-真的沒有太被重視。小玲在戲中只是第一女配角,故事線也不過副線吧,然而她的故事更貼近電影的主題:夢想並非遙不可及。小玲在戲中的出現次數不多,如果這部分可以多一點發展就好了,可惜電影還是把愛情戲放得重要一點-所以雖然這電影在台、中、港是在同一天上畫,但內地版把電影改為《近在咫尺的愛戀》,算是老實的說出這齣電影的本質,不過真的很老土,而且更進一步的將「夢想」這元素再推後一點……

電影最令人驚喜的,除了是苑新雨的小提琴琴技之外(很難相信她本來是不會拉小提琴的!!!),可能就是出現在戲中的香港人-王喜和譚俊彥。前者飾演阿翔的主診醫生,後者飾演阿翔在北京的好友、姍姍的哥哥,兩人戲份不多,但相信香港觀眾對一口流利普通話的王喜不會陌生(所以戲院裡的觀眾同時發出笑聲?!)。當然,平日看慣王喜在電視節目中都是說廣東話,在電影聽到他說普通話自然有點不習慣(另一個觀眾「不適應」的可能性在於王喜演的角色是醫生,而非警察/消防員,哈哈哈)。

戲中阿翔和姍姍在書局看書時指金魚的記憶只能夠維持三十秒-以前也聽過不少「都市傳說」,有人說金魚的記憶只有七秒;有人說只有五秒;更有人只得三秒,轉轉身就已經不記得發生過甚麼事。不過似乎這些說法都未必是很準確-相反不同的研究和實驗證明金魚的記憶至少維持一個月至三個月不等。其中我很喜歡的電視節目MythBusters曾經對金魚進行實驗,用一個月時間訓練牠們辨認顏色圖案以及穿過水中障礙;一個月後,即使沒有作出任何提示(prompting),金魚仍然記得如何穿過障礙,由此證明金魚維持記憶的能力遠比我們想像中高。(當然啦,成件事即刻冇咁浪漫啦……)

如果我的記憶只能維持三十秒,我希望每三十秒就能夠認識你一次……

每年九月二十二日是世界無車日(World Car-free Day),不少國家及地區都會舉辦活動,希望大家能關心溫室效應問題,並且在這天棄用私家車,改乘公共交通公具,減少排放溫室氣體。去年綠色和平也在香港舉辦香港的無車日,當日政府高官改乘公共交通公具或步行上班。綠色和平也在九月的一個星期日舉辦「氣雄英雄單車行」,百多架單車在港島區行走,亦是去年的一年觸目事件。

今年九月二十二日,綠色和平再次舉辦無車日,主題是「救氣候,愛中秋」,最近也率先舉行了兩次的bloggers’ gathering,介紹今年無車日的一連串活動。有幸得到Sidekick的邀請,還可以提早食月餅~(從未試過農曆七日食月餅……)

當然無車日的「主菜」就是九月二十二日啦,綠色和平呼籲大家當日可以選乘公共交通公具。項目主任古偉牧以駕駛私家車和乘坐港鐵由上環前往柴灣作為例子,前者排放2.314公斤的二氧化碳,後者則只排放少於0.7986公斤,改乘港鐵的話足足減少碳排放達65%!(所以我沒有考車牌還是一個環保的決定XD)

我平日上班出門通常都是坐巴士港鐵,不過比起這些公共交通公具,更環保的交通工具必定是單車了。我是很喜歡單車的,以前在中大的日子也有不少機會踩車,現在就很少踩了。(羨慕常常踩車的Eric!!!)但是香港始終不是一個cyclist-friendly的城市,設施上、城市規劃上、人的心態上都是如此-不過這是後話。今年綠色和平第二年舉辦單車行,在九月十九日(星期日)單車隊伍將在中環遮打道出發,去到北角折返,最後回到遮打道。去年錯過了,等我睇下今年可唔可以參加到先~

今年的無車日撞正中秋節,於是綠色和平和前香港小姐冠軍謝寧的月餅品牌「寧悅」合作,推出一款玫瑰雙黃白蓮蓉月餅作義賣。昨晚的聚會中我們便有幸率先嚐嚐這款月餅了!我一向喜歡雙黃白蓮蓉,鹹蛋黃和白蓬蓉的比例最正;而這款玫瑰雙黃白蓮蓉,以玫瑰花瓣煮成糖漿,混入白蓮蓉當中,味道頗清新,而且不太甜,不油不膩,的確很不錯的說!忍唔住食左幾件!


月餅上面也是玫瑰花圖案,很有心思!

這款月餅的包裝也會以環保為主,包裝盒可以用作紅酒盒用!更重要的是,綠色和平為了保持經濟和政治獨立性,一直拒絕接受政府/商業機構的捐助,因此這次義賣的收益對綠色和平來說更是重要,善款將會用作污染防治工作、食物安全、氣候與能源、保護森林等項目中。

我們還嚐過幾種茶呢。Emily提到氣候變化對茶農的影響,事實上氣候的轉變對農產品的影響,正正就是對人類的影響啊,所以我們還是要盡自己的能力,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沖茶了~


右起:碧螺春、鐵觀音、大紅袍、普洱


Credit: Sidekick

再一次多謝Sidekick的邀請,很高興再次見到這麼多twitterers,還嚐到玫瑰月餅~
希望大家也可以多多支持無車日,九月二十二日棄用私家車,改乘公共交通公具;
九月十九日單車行,有冇人有興趣一起去?

另外原來綠色和平在石塘咀有辦公室,有冇人要訂月餅,可以搵埋我喎~

綠色和平:無車日

登記參加九月二十二日無車日,承諾該日棄用私家車,改用公共交通工具

九月十九日單車行

「無車日月餅」義賣(綠色和平 x 寧悅-玫瑰雙黃白蓮蓉)

感謝父母還是感謝祖國?
Shen Hong

十八歲的周洋上個月在溫哥華冬奧會贏得短道速滑女子1500米比賽金牌之後成為了中國的民族英雄。但這個來自中國東北吉林省一個貧困家庭的小姑娘在頒獎儀式之後面對電視攝像機表述了不同尋常的坦率言語:她沒有先感謝祖國,卻感謝了自己的父母,而且只感謝了自己的父母。此舉還讓她成為數百萬中國年輕人的偶像。

周洋當天對中國中央電視台說,拿了金牌以後會改變很多,會更有信心,也可以讓我爸我媽生活得更好一點。這種直率的話語打破了中國運動員的傳統:他們感到必須在大多數情況下先感謝政府或至少先感謝祖國,甚至避免談及家人或他們自己。

然而,顯然並非所有人都欣賞周洋對家人的愛及她改善生活的願望。一位中國高級體育官員週日在中國政協會議的小組討論中批評了這位金牌得主。

中國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國際奧委會(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副主席于再清對政協委員會說,感謝你爹你媽沒問題,首先還是要感謝國家

于再清稱周洋是個小孩兒,並說,西方表達方式很好,但是小孩兒有些心裡話沒有表述出來。他當然是指必須在得獎感言中加入愛國主義元素。

于再清說,體育人才能夠獲得冠軍,國家投入多少,我們清楚,小孩兒也知道,教練都把他們當自己孩子。

于再清以周洋的教練為例。他說,教練告訴我當她說訓練結束了,小孩兒會說:知道了,後媽。把教練叫後媽有點半開玩笑的意思,但教練告訴我後媽也是媽啊。

于再清可能覺得此類評述完全沒有惡意,但卻受到了網民們、特別是年輕網民的廣泛指責。他們以壓倒性的多數力挺周洋並對於再清「首先感謝祖國」的訓斥表示質疑。

有賴於高度集中、高額投資的訓練體制,中國近年來逐漸成為一個體育強國。然而隨著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大多數被這一體制拋棄了的、不成功的運動員陷入了可怕的困境,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正在質疑這一體制的合理性乃至於正當性。

雖然中國確實向體育系統投入了數十億美元的資金,但人們發現包括前世界冠軍在內的數以萬計的運動員在退出比賽或被踢出體育系統之後長期處於貧困的邊緣。其中一些人最終只能從事看門人或按摩師等低收入的工作。

另一方面,數以萬計的中國貧困家庭象周洋的家人一樣在孩子很小的時候就把他們送到體校訓練,希望他們的兒女能有朝一日成為家人的驕傲,或許更重要的是,成為更大的收入來源。

在中國的體育體制下,或許有一代又一代的男女運動員,他們獲得了奧運會的獎牌卻從未喜歡過他們從事的事業。這只是這一體制眾多的不良後果之一。

一位名叫陳丹伶的網民評論說,你是冠軍,祖國媽媽擁抱你。不是冠軍,只有親媽擁抱你。

Why bronze shines brighter than silver

VANCOUVER — Finishing first is what matters at the Winter Olympics, but scientists believe that coming home third is often better than being second best.

It’s all to do with a tongue-twisting phenomenon called “counterfactual thinking” or “what might have been”, said Victoria Medvec, a psychologist and university professor.

“On average, bronze medallists are happier than silver medallists,” she told the Globe and Mail newspaper, explaining that third-place winners have upward thoughts (“at least I won”) that increase satisfaction.

In stark contrast, those who come in second tend to have downward “if only” thoughts that decrease happiness.

The most telling study involving athletes used footage from medal ceremonies at the 1992 Summer Olympics in Barcelona.

Researchers including Medvec from the Northwestern University’s School of Management in Illinois, asked subjects to rate the satisfaction of bronze and silver medal winners based on their facial expressions.

The study revealed a discrepancy between performance and satisfaction, said Medvec.

“Those who perform objectively better can actually feel worse than those who they outperformed.”

Expectations from sponsors, teammates and fans can contribute to an athlete’s sense of disappointment, according to Saul Miller, a Vancouver-based psychologist.

Olympic slogans emphasize participation over winning, Miller pointed out, but “that’s a bit of bull**** these days.”

熱烈祝賀加拿大男子冰上曲棍球隊擊敗美國,重奪失落兩屆的金牌!加上女子隊的金牌,加拿大成為冰上曲棍球王者!

更要恭喜加拿大成為冬季奧運會史上奪得最多金牌的東道主、奪得最多金牌的國家!

Canada outlasts U.S. for hockey gold
Sidney Crosby gets OT winner in 3-2 Olympic final in Vancouver

Canadian men’s hockey has a golden Olympic shimmer once again.

The Canadian national team hung on for a stressful 3-2 victory in overtime to give the country a second Olympic gold medal to celebrate in eight years.

Sidney Crosby provided the heroics Sunday, seven minutes and 40 seconds into the extra period. He capped off a give-and-go with Jarome Iginla for the winner.

This time around, it obviously wasn’t as easy as when Mario Lemieux, Joe Sakic and Co. stormed to a 5-2 victory in Salt Lake City. But winning at home at Canada Hockey Place was more satisfying and ignited one heck of a party nationwide.

The hockey win also gave Canada an Olympic-record 14 gold medals by a country in a single Winter Games.

The Canadians held a one-goal advantage entering the final 20 minutes. To protect the lead, they sat back and played a 1-2-2 trap that the Americans simply couldn’t penetrate until the final seconds.

U.S. forward Patrick Kane fired a shot at the net that hit teammate Jamie Langenbrunner‘s skate and went on the Canadian goal. Zach Parise was Johnny-on-the-spot to knock in the rebound with 24.4 seconds left in regulation time.

Crosby had a breakaway with slightly more than three minutes left, but the puck was bouncing on him and he couldn’t get a shot off on U.S. goalie Ryan Miller.

NHL legend Gordie Howe, Prime Minister Stephen Harper and singer Michael Bublé were just many of the VIPs in the building. Of course, there also were a number of gold-medal-winning Canadian athletes like skeleton’s Jon Montgomery and the women’s hockey team’s captain, Hayley Wickenheiser.

Canada strikes 1st

Canada had a 1-0 lead after the first period and held a 2-1 advantage following 40 minutes.

The atmosphere was electric once game time arrived and the Canadians wanted to keep the raucous environment alive. That was something they failed to accomplish in their preliminary-round match against the U.S. a week ago, when the U.S. scored on the first shift.

The game was fierce and physical in the first period as both teams tried to establish themselves in that department. U.S. defenceman Brooks Orpik was among the most physical. He almost deposited Canadian forward Dany Heatley into the U.S. bench with a bone-crunching hit.

Orpik, along with his defence partner, Jack Johnson, received the checking assignment on Canada’s line of Crosby, Eric Staal and Iginla.

There weren’t many excellent scoring chances early on. But with 7:10 remaining in the first period, Canadian forward Mike Richards stripped U.S. defenceman Brian Rafalski at the side of the U.S. goal. Richards put a shot on goal that produced a rebound his linemate Jonathan Toews lifted over Miller’s left pad.

Although Canada did not have last change, the Toews, Richards and Rick Nash trio were out on most shifts against the dangerous U.S. line of Paul Stastny, Parise and Jamie Langenbrunner.

U.S. on the board

Canada went ahead by two goals after a pass attempt from Canada’s Ryan Getzlaf to Patrick Marleau hit U.S. defenceman Ryan Whitney and bounded to a trailing Corey Perry for a goal.

The U.S. finally got on the board when a crease-crashing Ryan Kesler redirected a pass from his linemate Patrick Kane and squeezed past Canadian goalie Roberto Luongo, who is Kesler’s teammate with the Vancouver Canucks.

The U.S. had an opportunity to tie the game on a two-on-one break shortly a few shifts later, but Parise held onto the puck and Luongo made the save.

Kesler remarked in a second intermission interview that Luongo was fighting the puck and the Canadians were tightening up.

Canada hit two posts early in the third period on shots from defencemen Shea Weber and Chris Pronger. Patrick Marleau and Heatley had two excellent chances off a Marleau steal, but Miller made stops on both close calls.

The Olympic tournament all-star team was Miller, Ralfaski, Weber, Slovakia’s Pavol Demitra, Toews and Parise, with Miller earning MVP honours. Rafalski was named the tournament’s top defenceman, while Toews was named the top forward.

冬季奧運會也徐徐落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