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氣、憋氣、呼氣

生活就是吸氣、憋氣、呼氣

aberdeen_miriam

然後,再吸氣。

Advertisements

KANO

《KANO》應該是我今年第二齣睇到喊的電影(上一齣是《一首搖滾上月球》,documentary,又係台灣製作)。電影中的熱血、汗水、淚水,通通感染著觀眾;電影外的故事,也同樣精彩。

廣告時間:《KANO》在香港票房已經突破380萬(source:講。鏟。片),今明兩日各上15場左右,後日得番幾場,大後日只餘兩場,距離落畫不遠了……如果未入場睇的,誠意邀請你買飛入戲院,三個小時之後你一定好似我咁感動!

KANO

舒琪談《KANO》在香港發行背後的故事

復活節長假期,我去了台灣旅行,前前後後的日子又病了,最近看過的許多好電影都未有空寫,實在可惜,例如魏德聖監製、馬志翔導演的《KANO》,就是不容錯過的熱血佳作。今天舒琪先生在 Facebook 談到影片在香港發行背後的故事,很值得一讀,希望大家讀過這個動人的奮鬥故事,會對《KANO》感到興趣,趁最後機會入場欣賞,我肯定你會深受感動的﹗

舒琪︰「我覺得我有必要表揚一下《KANO》的香港發行商曙光公司。自 6 年前的《海角七號》以來,它一直都是魏德聖電影在香港的發行商。我也是 6 年前在台灣在它公映接近尾聲時才看到影片的。我衷心喜歡這部電影。回香港後立刻四處打聽發行商是誰,就這樣認識了曙光的負責人 Dora。我向她提出了請求:魏德聖來香港宣傳《海》片時,可否到我們學校做一個講談。也就因為這樣,我才認識了魏導。

《海》片在台灣打破了有史以來的最高賣座紀錄、振興了整個台灣電影工業,但在香港依然不被看好。在幾次的見面下,我看到 Dora 購下影片的香港版權,除了是門生意外,還帶著對電影一份衷心的喜愛和信念。魏導到香港時,市儈點說,已經是個名成利就的大導演了。但那次與學生的三小時對話裡,我看到的卻是個非常謙卑、充滿摯誠的電影工作者。對學生的不成熟提問,他都耐心而詳盡地逐一回答,甚至坦率地承認那些地方是影片的不足,帶著靦腆地致歉。這之後,透過 Dora,他每次完成一部新片,都慷概地不辭勞苦,一定會來學校跟學生見面。坦白說,他其實沒有這個必要,曙光也沒有義務每次都給同學們安排一場獨家優先放映,因為以我們學生的人口計算,那個宣傳效果其實十分低。

從《海》片到《KANO》,魏導的聲譽一天比一天高,但在我們有限的接觸與交往中,我卻沒看見他有任何轉變。他仍一如既往地謙卑、坦率、誠實。只要你跟他有超過 15 分鐘以上的聊天,你自不然就會感受到那份由衷的 integrity,和這份態度帶給你的舒暢與充實。這幾年間,我目擊了他與 Dora 所建立的那份不僅是製作人與發行商的關係,而是一種為了一個一致的目標而奮鬥、作戰的夥伴感情。發行《賽德克巴萊》前,Dora 跟我說,影片成本高昂(在台灣由華納兄弟公司發行),作為一名獨立發行商,她應該沒有能力承擔它的版權費。但沒料魏導竟二話不說,還是把影片的香港版權交了給曙光。不用我多說,從本地院商的角度而言,《賽》片幾乎是一部不可能的電影——它有一個觀眾無法讀得出來的名字、它不但沒有明星,所有主角還是台灣原居民、它的對白百分八十是台灣土話,其餘是日語;最要命的是還要分上、下集,每集的長度都超過 2 小時……但曙光還是很認真、很落力的去宣傳、推廣。結果上下集加起來的票房是 500 萬港幣(《海》片是 700 多萬)。不很高,但以台灣片——加上上述障礙——來說,卻是一個驕人的數字。

來到《KANO》,又是另一項不可能的任務——3 小時、一樣沒有明星、棒球、日語。Dora 兩次讓我第一時間看片。第一次是看剪接完成版,沒有 CG、沒調色、沒做音響效果。那次我是在『果子電影』辦公室裡看的。那天我跟魏導約的是下午三點,我坐早班機到台北,忘記了酒店中午前不讓 check-in。一如既往,我出門的前一個晚上都幾乎沒睡,只在飛機上小睡了不到一個小時。待到可以入住酒店時已差不多下午兩時,坐計程車往『果子電影』途中已忍不住打瞌睡。我一直忐忑不安:要是影片看到一半我睡著了怎麼辦?人家可是專誠給我特別安排的試映啊!我被帶到電腦室裡,戴上耳機,在一個 30 多吋的電腦屏幕上觀看。但結果是我由頭到尾目不轉睛、全神貫注地被深深的吸引著。看到三分之二,電腦不知怎地竟跳回影片開頭去。正當我有點摸不著頭腦時,魏導已推門進來,找熟悉電腦操作的同事調好畫面,我這才察覺原來他可能一直在房外偷看我的反應。影片的後三分之一,我當然是哭了。不過,因為尷尬,我還是後來在返酒店途中才發短訊告訴他的。

半年後,影片終於大功告成。期間 Dora 不斷找我聊天,問我有什麼宣傳良策。我不做發行已久,早已跟市場脫節,想了一些點子,但相信作用也不大。影片在台灣首映,Dora 做領隊帶了幾名香港記者同行,因為她早就預估到影片在台灣一定反應熱烈,想香港記者們也親身感受一下它那股熱血力量。影片的 DCP 才寄抵香港,她便安排了一場試映,要我找不同的友好測試反應。我叫了幾名校內外老師和同學,個個流著眼淚走出電影院,但沒想到的是看戲中途,劉進圖就在影院外不遠處被兇徒斬至重傷。我們在震驚之餘,把自己與本城的急劇衰落,對比影片對台灣土地的厚實感情,和對一己信念的堅定追求,更感受良多。

Dora 翌日給香港院商試片。下午她打電話給我,沮喪得像快要哭出來般。原來大部分院商都反應冷淡,有人還中途離去,最後只有一條院線答應提供兩家戲院放映影片。我愛莫能助,只能安慰幾句。但 Dora 卻堅定地說,她還是會按照原訂計劃進行一切宣傳活動,希望藉著見報效果改變院商們對影片的印象和信心。接著的兩個星期,她不停地安排試片,爭取口碑(我也幫手吹雞,給她做了一場)。結果逐漸在網上和其他媒體上都聚集了一股 momentum。影片在『星影匯』試映杜比全景聲版時(讓我們給音響設計的杜篤之歡呼三聲!),她走過來跟我說,影片的放映戲院數目,已增至 19 家了!但那還是一場硬仗,因為第一周映期後,院商為了迎接美國隊長,勢必大幅度縮減場次。不過她不會放棄。魏德聖、馬志翔、Akira 和一眾年輕演員,將會陸續抵港宣傳、打氣……

The rest is (almost) history!

截至今天,《KANO》在香港的票房已經接近 400 萬。Again,不算高,但 considering 所有因素,這其實已是一項小奇蹟。我覺得 Dora 確實是用 Kano 的精神去做《KANO》的發行的,而有目共睹的,是舉凡看過影片的觀眾,幾乎沒有不被影片打動以至鼓舞、啟發的。寫這段文字時,Dora whatsapped 給我說要向 500 萬進軍。我覺得有難度(走了個美國隊長,蜘蛛俠又來了),但卻不是沒有可能,特別是很多中六生都考完了 DSE……

也因為這是 Kano!」

給小平的信(三)

親愛的小平:

我回來了。

這幾天確實是諸事不順,閉關了幾天,再回家,彷如隔世。但是,家永遠是最溫暖的,家門總會給我繼續地開。

能回家,真幸福。

想起了《만추》。Anna是保釋回家奔喪的囚犯,훈是逃避追殺的男妓,兩個沒有家的人都在找自己的落腳點,最終找到了對方⋯⋯縱使故事最終是open ending,我卻深信那是個happy ending。

你就是我的落腳點。

願你聽到這個旅客原已歸來。我想緊緊的抱著你。

澤民

P.S. 姊姊說沒有收到你的電話。講開又講,她終於找到了男朋友,只是間中就會吵吵架。為甚麼女生總是在問男朋友「我今日有咩唔同咗」?

20140310-085102.jpg


《I App U》
2014年3月14—16日
沙田大會堂 文娛廳

有人問我,為甚麼單身了還這麼快樂

有人問我,為甚麼單身了還這麼快樂。

我說,我們不是靠愛情維生。我選擇好好享受單身的日子,因為當愛情再來的時候,I will miss those days of being single.

電視重播《十二夜》,張栢芝因為誤會離開了鄭中基,陳奕迅因為張燊悅嚷分手而分手還搭上她的好朋友張栢芝,陳奕迅張栢芝熱戀上床送早餐去旅行吵架和好如初變冷淡爭執埋怨講大話分手然後要生要死復合,到最後張栢芝才發現原來一開始她相信的「上天註定」,原來只是一場誤會。陳奕迅繼續只喜歡逃避問題,張栢芝依舊是細路女性格想點就點。最終他們的第十二夜,變成了張栢芝和謝霆鋒的第一夜。

然而電影頭三分鐘已經告訴你張栢芝和謝霆鋒的結局。張栢芝依舊是細路女性格想點就點又再玩失蹤,謝霆鋒又病倒了可能又會再次跟蹤她。

儘管下一次愛情或許只是另一個十二夜,我們還是盲目相信下一個會更好。

有人問我,為甚麼單身了還這麼快樂。
我說,愛情就如一場大病,過了,就好。

Image

賴恩慈堅守「本土意識」

港十大傑出青年 特立獨行的導演
賴恩慈堅守「本土意識」

港產片有過異常輝煌的黃金時代,不過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香港電影開始進入低迷期。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很多人用「港片已死」來表示對香港電影的失望。隨著2003簽訂的CEPA生效,香港電影人紛紛北上,眾多合拍片雖養活了不少香港導演和演員,卻被認為是進一步謀殺了真正有香港味道的本土電影的生存空間。面對風雲變化的市場,是迎合還是堅持「本土意識」,或是另闢蹊徑,值得探討。記者所採訪的八十後年輕女導演賴恩慈,被視為香港電影界新銳一代,並且她剛剛獲得2012香港十大傑出青年獎。無論作品還是自身的價值觀,她都秉持著要堅定守護「本土意識」的理念。

記者初見賴恩慈是在她的工作室中,見面第一印象便是身材瘦小,但言語和神情無不給人堅毅的感覺。就是這樣一個年輕女孩,無論作品還是自身的價值觀,她都秉持要堅定守護「本土意識」的理念,她說:「因為只有這些才可以真實的反映香港本土的生活。」

從小生活在廣東省的一個小村莊,爬樹,在河中游泳都是賴恩慈童年的回憶。六歲的她被領養到香港時,對這個城市的生活十分不習慣:「覺得香港的天空很低,很壓抑。」養父母的家在十九樓,她每天出門回家都是走樓梯,想像自己置身於大自然中爬山。

躲洗手間裡偷寫劇本

讀小學時的她會在上堂時突然跑出教室,去操場找尋大自然的感覺,也許就是這種對城市生活本能的抵抗讓她在之後藝術創作的道路上選擇了展現「本土意識」這種訴求方式。

中學開始接觸戲劇,愛上寫劇本的賴恩慈卻得不到希望她專注學業的養父母支持,所以一回家,賴恩慈便會在深夜趁養父母睡之後,躲在家中的洗手間偷偷的寫劇本。有幾次因為過於熱衷戲劇,被養父母打。不過,她依舊堅持,還笑稱:「反正他們也不會打死我啊。」

學業一路順利,不過考入香港浸會大學的英語專業後,賴恩慈開始思索人生方向和自己真正興趣的所在。她決心轉科系,找尋自己的人生意義。不加思忖的她迅速的向電視電影系的負責人申請:「如果不轉科,可能我只能選擇退學了。」

幾經周折,轉科系成功的她第一個課堂作業便是有關性工作者的,當時這個想法得不到老師的支持,但她依舊堅持:「我很好奇紅燈區裏面的情形,大家愈說危險,我卻愈懷疑裡面是否真如此不堪。」就是這份好奇心和要將事情弄個究竟的態度讓她對周邊的生活觀察入微。

2010年,杜琪、邱禮濤等導演、影評人曾一致讚譽的一部電影,就是賴恩慈所製的三十五分鐘獨立短片《1 + 1》。影片一出,備受好評。同年,她又奪香港藝術發展獎。

《1 + 1》講述城市發展

《1 + 1》講述的是一個有關城市發展的故事,參加影展時,由於完全本土的故事內容和表述方式讓她擔心國外的觀眾看不明白。不過從影展得到的回饋中,她意識到她想表述關於城市發展的問題實際是世界性的話題:「實際上,現在的時代是重新發展的時代,二戰之後的很多建築物現在多是老舊的建築物了,所以很多地方都面臨拆建的問題。香港有太多外來文化和生活模式,菜園村自給自足,這種簡單自然的生活模式很難在香港的其他地方看的到。」賴恩慈的新作《N+N》是《1 + 1》的延續,已經現身於今年的亞洲電影節。

提及菜園村,很難讓人不聯想到目前的新界北新展規劃,賴恩慈說:「發展也要保育,保育是保護一種價值,一種感情。農村有自己獨特的存在價值,不是所有的地方都要崇尚中環價值的。」賴恩慈表示自己反對政府對新界北新展的規劃:「我不反對發展。但要以人為主體,而不是單純的以money。」

嚴肅與娛樂間的平衡

關於電影的審查制度,賴恩慈表示香港的氣氛漸漸的改變。電影方面是可以感覺到的,戲劇相對好很多:「可能因為較小眾。」隨即,她又表示:「審查部門不會明令禁止一些內容,不過壓力還是感覺的到。」香港是一個很自由很商業社會,她還認為迎合市場的變化比審查制度更讓人難以取捨:「市場是現在最大的規則,marketing is law。」「無論是做甚樣的創作,市場要比審查制度更恐怖。因為審查是外部的介入,而市場卻是創作者本身希望的,所以市場會漸漸入侵創作者的內心。」面對現在眾多的合拍片,賴恩慈表示:「香港和內地的合拍片日益增加,香港的電影界就要照顧更為廣闊的受眾群,也要受比之前要嚴格的審查制度。」

「所以這個時候本土意識的作品就更加重要,更為珍貴」。無論戲劇還是電影方面,「我都會保持本土的味道」,賴恩慈很堅持的說。

對於堅持本土的創作意識,記者問到賴恩慈是否會擔心流失觀眾。賴恩慈很自信的答道:「不擔心。」隨即她解釋給記者聽:「首先我對自己有信心。其次,對於娛樂的或者迎合受眾口味的內容,我的作品也涵蓋。對於嚴肅的話題和娛樂的內容我會找到平衡,同時表達出自己的創作意圖。」並不是單單孤芳自賞,而做到雅俗共賞這是她所希望的。

談所愛導演 重人文關懷

作為一名新銳導演,說到自己喜愛的導演時,賴恩慈稍作思考了一會,答道:「許鞍華」。她說:「許鞍華很關心香港社會,她的作品帶有很深的人文關懷。商業的社會保持一個人文精神很難得,雖然她的一些電影不是很賣座但全部都很有名。」她又提及杜琪峯:「我欣賞他的電影作品,同時他也有很多的賣座的電影商品,從中找到一種平衡實屬不易。」

隨即說道前段時間票房收入甚好的「低俗喜劇」,她表示這部電影很成功,她很欣賞這部電影的對市場的觸覺,對於這麽低迷的香港市場,這部電影卻佔有一席之地。不過她不會拍,隨即她解釋一番:「不會,既是I won’t也是I can’t。」同時,這部電影的低成本也是她很欣賞的方面之一。

做電影是一件幸福的事

賴恩慈經常會有很多奇思妙想,問到為何賴恩慈會有如此多的靈感時,她想了一會答道:「自己有很重的好奇心,也就多了一份興趣去瞭解。

香港是informative,不過我更希望自己找尋問題的答案。就會多了很多不同的想法吧。」

盼小朋友多接觸自然與藝術

問到未來的發展,賴恩慈說自己希望可以繼續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我覺得很幸運,可以每天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隨自己慢慢長大,意識到一個人可以走在自己喜歡的道路上,在香港實屬不易。」

相對同期一同畢業的大學同學,她感到自己很幸福:「一些同學的工作雖然也是做電視做電影,不過是進入了另一個工廠而已,我們學的是創作,不過很少人可以有環境繼續做創作,所以我覺得很幸福。」

賴恩慈說自己很愛樹,她大笑道好希望自己下輩子可以做一棵樹:「我覺得藝術對人的發展好重要,我真的希望每一個小朋友第一個接觸的是大自然,第二個就是藝術。而不是甚金錢的觀念或國民教育。」

沒有任何大眾眼中正式的工作經歷的賴恩慈說道: 「自己做電影,不是在工作,而是在生活。」對於物質方面很少要求的她,堅持一份對理想的信念,一路走到現在,也將一路走下去。

賴恩慈小檔案
獲得榮譽:
* 2012香港十大傑出青年
* 2009/10香港藝術發展局藝術新秀獎(電影)得主
* 2010/2011張國興傑出青年傳播人獎
* 香港「好戲量 FM THEATRE POWER」主席

作表電影作品及所獲獎項:
* 2010《1+1》劇情片 35mins
崗位:編劇、導演
獲「鮮浪潮2010-國際短片展」最佳電影及最高榮譽鮮浪潮大獎
獲第十七屆IFVA比賽公開組金獎
獲印度第四屆CMS International Children Film Festival最佳短片
獲The 2nd Prize at the JCI ISTANBUL CROSSROADS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獲頒Prize De Public at The 19th France CineRail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戲劇部分榮譽:
* 2003-2011好戲量首席演員
* 2010獲香港教育劇場論壇委託前往巴西出席「第七屆國際戲劇/劇場與教育聯盟(IDEA)世界大會」分享香港社區藝術計劃成果
* 2010獲香港教育劇場論壇委託參與「抱擁多元文化!社區藝術計劃」
2012年11月13日《成報》A06版

178442_10152276719335221_828769091_o

又是時候整理一下2011年看過的電影了

又是時候整理一下2011年看過的電影了~這一年因為工作實在太繁忙,以致少了時間看戲(有幾齣電影節的電影買了票但放唔到工 Orz),又,這一年的好戲好似不及往年多……

揀了這年我最喜歡的十齣電影:

  • 《讓子彈飛》/姜文
    好玩而政治味道十足的喜劇,發哥姜文葛優都好正。
    對白場景都令人有不少聯想,黑色幽默讓子彈飛多一會,飛到中國人心裡。
     
  • 127 Hours/《127小時》/Danny Boyle
    James Franco的個人騷,真的很型。
    如果我被困127小時,又是否有這樣大勇氣……?
     
  • L’IllusionnisteThe Illusionist/《幻象師》/Sylvain Chomet
    沒有對白的動畫,卻是淡淡然的感動和感慨。
    付出到不能再付出……到底這個世界有沒有魔術師?
     
  • 《1+1》/賴恩慈
    究竟香港要發展成一個甚麼樣子才算繁榮?繁榮的代價是否就是有人要犧牲?
    富貴求心足,可惜很多人都不心足,只求富貴。
     
  • Horrible Bosses/《邊個波士唔抵死》/Seth Gordon
    打工仔必睇的黑色喜劇!為打工仔出一口氣!
    以前一直覺得Jennifer Aniston唔識做戲,今次真係改觀!
     
  • थ्री इडीयट्स3 Idiots/《作死不離3兄弟》/Rajkumar Hirani
    有笑有淚有血有肉的故事,香港人看印度的教育制度就好似照鏡子一樣。
    要明白”pursue excellence, and success will follow”真的不容易……
     
  • Midnight in Paris/《情迷午夜巴黎》/Woody Allen
    這是繼Match Point後,我最喜愛的Woody Allen作品!
    我們都懷念過去,但是,我們還是要活在當下。
     
  •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九把刀
    雖然電影談不上極佳作品,但對第一次執導的九把刀來說是相當不錯了。
    電影、主題曲都感動自己,這不是愛情電影,而是一齣成長電影啊。
     
  • The Help/《寫出友共鳴》/Tate Taylor
    記得我去看的時候正值外傭司法覆核案期間。
    看完這電影,忽然覺得今日的香港和當年的美國可能沒有太大分別。
     
  • 50/50/《風雨同路兩支公》/Jonathan Levine
    人生有個真正朋友的確好極,更何況是在自己病重的時候。
    但更難的,可能是如何在絕望時快樂地活下去。
     

期待2012的好電影……

舊文回帶回帶再回帶


香港國際電影節-我最討厭的十大行為

  1. 遲到
    看電影的大忌,不但令你看不到trailer(平時的話),甚至令你看不到電影的開段(如電影節這種沒有幾段upcoming電影預告片的情況);更對乖乖的準時的觀眾十分滋擾。
    唔好意思,我都試過其中一場趕不及,遲了五分鐘才入場,我已經覺得非常唔好意思了-看不到電影的頭幾分鐘,我覺得對導演唔住的。有些電影,頭幾分鐘已經是很緊湊又或是對往後劇情有重大影響的片段,怎可以錯過?
    最離譜的,是我見有觀眾竟然遲了四十分鐘才入場!對於那齣片長不過剛好兩小時的戲來說,他們已經錯過了三分一!
     
  2. 遲了入場之後還慢慢挑座位
    遲到可以有不同的理由,最主要是影響自己(看不到電影的頭)。但如果遲到還要影響別人,就真的是罪加一等了。
    很多時因為觀眾席中間有些空位(見第三點),遲到的人總想在這些空位裡挑一個最好的座位;然而這些座位往往都是在一列座位的中間偏左/右的位置,要成功找到理想位置,就必須由走廊開始爬過每一位觀眾。當這情況發生在我身上的時候,我心中都是暗暗爆粗的:阻住我睇戲呀哥仔!
    剛才就到我遲到五分鐘,我都只敢坐在距離入口五步的山頂第二行的走廊位而已!
     
  3. 不坐空位
    電影節的節目一向都頗受歡迎,有些電影更一早已經知道是全院滿座的。但是大家卻似乎不想跟其他觀眾太過親密,總是與別人隔開一兩個位的。這個情況在中間的座位更明顯:通常先入場的觀眾都會坐在正中間,但之後入來的就會隔開來坐,結果晚入場的就要爬進去。
    我明白的,平日去戲院看戲,我也會挑一些旁邊沒有人的座位。但是電影節不同啊,不坐空位即係等如之後會有人在開場戲爬進來-那為甚麼不一早就坐密一點?
     
  4. 放映途中換座位
    這一點真的很奇怪。我到現在也不明白,那天為甚麼坐在我右邊的觀眾,睇睇下戲竟然搬了去我的左邊空位去。這令我回想起小學時聽過的那個故事-財主因討厭東邊鐵匠鄰居的打鐵聲,又討論西邊銅匠鄰居的打銅聲,於是給了他們一筆錢叫他們搬家。他們答應了,結果鐵匠搬了去財主的西邊,銅匠搬了去財主的東邊,財主無奈極了。
    說回正題,我仍然不明白為甚麼坐在我右邊的那位小姐無端端會搬去我的左邊!註:(一)我是坐在正中間的,(二)她是自己一個人的,(三)無論坐在我的左邊還是右邊,對她看戲應該沒有影響,(四)我有幾秒鐘睇唔到戲!
     
  5. 不關手機
    預告片之前已經提醒觀眾關掉手提電話,但看戲期間竟然仍然會聽到收SMS的鈴聲!
    講開手機,我發覺我的電話在文化中心大劇院裡是完全收唔到任何訊號的,我覺得好勁!
     
  6. 一邊看戲一邊討論/閒聊/說笑/吹水
    這個情況通常發生在平日看戲的時候。但今年電影節我去看了一齣港產片的首映,片中主角的朋友亦有來捧場。不幸地,我坐了在這班人旁邊。結果整場戲我都在聽他們討論/閒聊/說笑/吹水。
    我差點爆粗了。
     
  7. 吃東西
    我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文化中心大劇院裡公然吃東西的。呆左。
     
  8. 係又笑/唔係又笑/人笑佢又笑/係唔係都笑/唔知點解都笑
    不知為甚麼,很多時我看的 明明不是喜劇又或者那個其實不是笑位,但觀眾都會睇到捧腹大笑。或許這是文化差異?我們看到其他國家的電影中和我們文化很不同的東西,可能會覺得好笑吧?
    但為甚麼即使是一些血腥位/悲劇位/小動作位,大家都可以笑得如此盡興?記得其中一幕是一個老婦被劫,她向賊人開了一槍,全場爆笑;賊人中槍後也向老婦開槍,全場再一次爆笑。究竟為甚麼呢?這兩個應該不是笑位吧?
    還有一些情況是,因為有人笑,所以大家跟著一起笑。結果每齣電影都彷彿變成笑片。究竟為甚麼呢?
    可能因為我不屬於這個星球……
     
  9. 出片尾credit時離場
    平時看戲時,很多觀眾都會在出closing credit時開始離場。
    但是電影節期間,理論上觀眾應該是比較熱衷電影的吧?通常都會等待closing credit後才離場-那也算是對電影製作人的一種acknowledgement吧?但是,我看的那幾齣戲,場地的燈還未開,只是剛剛出了credit的第一句,就已經看到觀眾湧向出口了。
    結果,在closing credit期間,我有三分一時間被遮擋著。
     
  10. 做出任何沒有常識的事
    最詭異的事都可以發生-通常都是一些沒可能不明白的事。學朋友一句:沒有知識都應該有常識吧?
    其中一晚我坐在文化中心大劇院的Upper Circle,那是大劇院的「山頂位」。那時我們剛剛開始入場,有一位觀眾,他坐在Upper Circle的第一行,面前是一道小牆和欄杆。這位男觀眾竟然把他的縮骨雨傘放在小牆上欄杆旁!
    文化中心的usher小姐看到,當然立即跟他說出這行為是不准許的。與此同時,男觀眾想收回雨傘之際,卻不小心把它推了出去!結果文化中心大劇院裡發生了一宗高空擲物的案件……幸好樓下的位置剛好未有觀眾,否則真的是不堪設想!
    Usher小姐無奈的說了一句:「我諗你明白點解我同你講唔好擺野係個度啦!」唉!

其實出席電影節的大多是戲迷吧,為甚麼仍然會有這些情況發生的呢?尊重自己,尊重電影吧。


一年一度舊文回帶,總會笑自己當年文筆的稚嫩,同時感慨上述事情每一年都繼續發生……

這陣子完全沒有力氣寫點東西,但是去到年尾收爐的時候總應該做點回顧,尤其是重溫一下今年看了甚麼電影~

今年看了不少好電影,千揀萬揀,終於揀了今年自己最喜歡的十齣電影~





  • Up in the Air/《寡佬飛行日記》/Jason Reitman/美國
    中佬重新認識自己、認識愛情、認識生命的旅程。
    對於(曾經)成日飛來飛去的我來說,真的很喜歡這電影。
    瀟瀟灑灑的佐治古尼,給我瀟灑的上機,型到爆啊。
     
  • A Single Man/《單身男人》/Tom Ford/美國
    一個單身男人生命的最後一天,在一個時裝設計師鏡頭下的六十年代真的很美。
    結局有點出乎我意料之外,再一次證明世事真的很無常。
    看著Colin Firth,我也想哭了。
     
  • 《一頁台北》/陳駿霖/台灣
    一個晚上,幾條故事線重疊出比巴黎更浪漫的城市。
    很喜歡姚淳耀,張孝全很有驚喜,
    郭采潔甜得有點太膩了,但無損我對這電影的喜愛。
     
  • 《志明與春嬌》/彭浩翔/香港
    由吸煙到禁煙,騰雲駕霧中,愛情不知不覺的成長。
    作為楊千嬅的粉絲,我不得不說這是我心目中她演得最好的一個角色。
    余文樂架起平凡的眼鏡,卻散發出很特別的光芒。
    其他角色也一樣好玩,彭浩翔的casting很正,期待《春嬌與志明》。
     
  • ゴールデンスランバーGolden Slumbers/《宅配男金色搖籃曲》/中村 義洋/日本
    在電影節時看的,之前真的沒有想過可以在香港看到電影版。
    兩年前看小說已經很喜歡,看電影更是被緊張的故事深深吸引,精采精采。
    可惜電影沒有上正場,看完電影又再次將小說翻讀一次了。
     
  • 《打擂台》/郭子健、鄭思傑/香港
    生命中處處是擂台,前輩如梁小龍、陳觀泰、泰迪羅賓、陳惠敏很耀目,
    後輩黃又南、賈曉晨、MC Jin也很落力。老老實實好睇過甄子丹打詠春。
    期待新晉導演郭子健下一齣作品。
     
  • Toy Story 3/《反斗奇兵3》/Lee Unkrich/美國
    由我十二歲看第一集,到二十七歲看第三集,仍然感動到流淚。
    看著焚化爐,看著大家手牽手,看著Andy的不捨,看著他的車子遠去……
    這電影已經是給成人看的故事了。
     
  • Inception/《潛行凶間》/Christopher Nolan/美國
    建構夢裡夢裡夢裡夢,觀眾在戲院被迷住了,
    回家還在討論那個圖騰(老外還有幾十萬個理論解釋timeline和結局),
    證明路蘭先生才是傑出建築師啊。
     
  • 김씨 표류기Castaway on the Moon/《荒島男與俏宅女》/李海俊/南韓
    一個流落「荒島」,一個鎖著自己的身和心。
    笑中有淚的故事,極不合理,但我又情願相信有人會為了吃麵而去種穀。
    金先生和金小姐,其實就是我們吧。
     
  • 告白/Confessions/《告白》/中島 哲也/日本
    電影將小說文化形象化,一句對白,一個慢鏡,一首歌,一滴淚,都震撼著自己。
    作為旁觀整件事情的我們,又何以自處?
    我相信這將會是繼A Clockwork Orange和《大逃殺》之後,下一齣社工系可以用作教材的電影。
     

繼續溜漣電影院,在光影之間看世界。

今年夏日國際電影節,特別介紹土耳其導演Semih Kaplanoğlu的「蛋奶蜜三部曲」,
其中Bal《蜜糖》更在今年的柏林影展奪得等同最佳電影的金熊獎。
於是,我(和很多觀眾)一連三晚去了看這三部曲。

(注意:下文包含電影劇情。)

Yusuf Trilogy(蛋奶蜜三部曲)圍繞Yusuf的生命中三個時間的故事。

第一部曲Yumurta《雞蛋》:成人Yusuf成為了詩人,因為母親的離世而回到故鄉,
繼而遇上照顧了母親五年的女生,一起踏上實踐母親遺願之旅。
曾獲頒瓦爾迪維亞國際電影節、安塔利亞金橙電影節、伊斯坦堡國際電影節、首爾電影節最佳電影;
曼谷世界電影節、德黑蘭黎明電影節最佳導演;
瓦爾迪維亞國際電影節、薩拉熱窩電影節最佳女演員等。

第二部曲Süt《牛奶》:高中畢業的Yusuf愛寫詩,他寫的詩更被刊登在文學雜誌上。
他努力幫母親賣牛奶,後來才知道母親已經和別人約會。
他的身體也同時出問題,連當兵也不可能了。
曾獲頒伊斯坦堡國際電影節國際影評人獎。

第三部曲Bal《蜜糖》:六歲的Yusuf最喜歡築蜂巢、採蜜糖的父親,
一次父親出門後卻一直沒有回家,Yusuf在樹林裡找他。
曾獲頒柏林國際電影節金熊獎(最佳電影)、天主教評審團獎;
伊斯坦堡國際電影節最佳攝影、評審團特別獎。

其實這三齣電影我沒有甚麼好寫……因為電影少對話,我覺得好悶……
悶到我……訓著左……幾次…………似乎身邊的部分觀眾也有類似的感覺……
(當然,也有部分觀眾十分喜歡這三齣電影……)

暑假檔期有好幾齣動畫電影,Despicable Me(《壞蛋掌門人》)可算是其中一齣比較少人注意的電影!它的吸引力當然沒有Shrek Forever AfterToy Story 3那麼高,卻又出奇地精彩!

(注意:下文包含電影劇情。)

故事描述世界第一大壞蛋Gru的經歷和轉變。Gru曾經是世界上最出名的壞蛋,但最近卻被成功偷去金字塔的Vector搶盡風頭。為了再次成為壞蛋之中的掌門人,他計劃和他成千上萬個小小機械人(Minions)一起偷走月球!Gru向壞蛋銀行借錢製造火箭,卻被要求先要找到計劃中的重要道具-「時倉迷李槍」(頂呢個我真係笑左好多次!總之「時倉迷李槍」就是可以將物件縮細的工具。Gru和一眾Minions剛剛偷到「時倉迷李槍」就被Vector搶走,Gru怎樣都不能潛進Vector大宅……直到他見到三個孤兒院女生-大家姐Margo、二家姐Edith、細妹Agnes-成功向Vector售出慈善曲奇餅,便打算利用她們來搶回「時倉迷李槍」。他假裝收養三姊妹,最終也成功透過偽裝的曲奇餅機械人將「時倉迷李槍」偷走。Gru本來打算遺棄三姊妹,但在遊樂場中他們建立了真正的父女感情……銀行家始終沒有批出貸款,因為他想他的兒子Vector去偷月球;Gru的助手Nefario也感覺到他的女兒令他分心,於是擅自將三姊妹「退回」孤兒院。Gru將月亮縮小帶回地球,發現Vector拐走了剛完成芭蕾舞表演的三姊妹,並且要求Gru用月球來交換……

電影故事真的很簡單,畢竟這是purely target at小朋友的動畫電影(相對Shrek主打成人觀眾,而Toy Story則同時照顧現在的小朋友和已經長大的觀眾們),所以成人觀眾可能覺得「冇乜劇情」-但這種簡簡單單說父愛的故事卻足夠讓小朋友又笑又感動吧。比較奇怪的是Despicable Me放了在暑假檔期上,真的很難夠Toy Story 3打……不過電影在美國也是暑假檔上畫,可能怕父親節(六月)是考試季節啦。

但不得不說Toy Story 3的3D效果相比Despicable Me來說真的有一點距離啊!前者其實主力賣十年感情和故事發展,3D效果不算很突出;相反Despicable Me的3D效果真的幾勁,劇終後出credit時的短片更是十分精彩,不論對小朋友還是成人來說的確很吸引!

當然,更爆笑的是戲中的「時倉迷李槍」-戲中不斷讀出這名字,彷彿為「時昌迷李倉」宣傳一樣!看完戲後我也立即問Kevin是不是sponsor了電影的宣傳費!哈哈哈~

p.s. Kevin是時昌迷李倉的CEO,是一個很decent的gentlem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