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年的第一個十年轉眼間過去。
二零零零年,我十六七歲,正值準備會考然後升中六;
二零零九年,我二十五六歲,已經工作了近三年。
這十年絕對是我生命中變化最多的十年,很值得好好記下來……


二千年的時候我中五,當大家在談論著千年蟲的問題時,
我正努力準備當年的中學會考,順順利利返到原校升中六。
難忘以為考得差的科目出奇地考得好,
更難忘的是中文英文竟然……真是對不起黃sir、Mr. Chiu啊。
中六忙到喊,不過不是忙功課,是忙學校活動。
回到中四時候的樣子-係咁玩,
在學校很活躍,輔導生長深資童軍英文學會校報學生團契班會,
還有當時教會的事奉,完完全全享受中六的自由日子。

零一年,一月就已經很震撼的事發生。
第一次跌斷骨(而且是奇怪位置),第一次做職業治療,
在鬼門關走了一轉又回來了(其實沒有那麼誇張啦)。
但是斷了骨也是要繼續生活繼續上學繼續課外活動。
暑假發生了兩年大事,一件是物理老師事件,我不想再提了;
另一件是第一次離開廣東省,坐飛機去了安徽歙縣黃山
還見證了北京成功申辦奧運的一刻
中七開始,終於回歸平靜的生活。
零一年是我第一次入戲院看電影的一年,值得紀念。

零二年,中七,回歸平靜的生活,
將所有課外活動放低之後,將所有精神放了在高考。
(化學老師蔡sir在紀念冊上說好像中七開始我才俾心機做學生……)
其實是在考Mock時才開始修心養性,又過了兩三個月的自修室生活,
僥倖的考得不錯,走進中大社工
但中學生活最後一件事卻是被人屈偷野,嬲了很久。
(最嬲是對方是一個網上的留言,連對方是甚麼人都不知道~)
過了幾個月自修室生活後,做了人生第一份暑期工
第一次坐飛機去北京,第一次在天安門放風箏,第一次在長城當好漢。
中大生活的第一章是崇基迎新營,十萬火急成為了第一章的第一頁。
偶然成為了明華堂的宿生,懷念頹摺了幾個月的宿生生活,哈。

零三年,大學一年級的第二學期,上了大系又上了細系,
入了明華堂一個學期後,因為沙士的原因而愛上宿舍生活。
也因為宿舍生活而令我學會了喝酒,第一次喝酒第一次喝醉都在明華發生。
那個時候的宿舍水戰生日會也是十分刺激,玩完之後大伙兒一起拖地,很快樂!
開始越來越投入崇基人的身分,還當上了獎門人的組爸。
買了人生中第一部(手提)電腦,至今還在用著,我很長情吧?
但我發誓不會再買三星電腦了。
第一次當伴郎,結婚真是一輩子的承諾。
二十歲的我當伴郎心情好似小學生去旅行。
難忘四月一日「香港成為疫埠」的SMS,同一天在ICQ上收到張國榮的死訊
永遠不會忘記黑色的銅鑼灣
人生中第一次被人打荷包,希望也是最後一次。
開始在Open Diary寫網誌,將生活上的點滴記下來。

零四年,大學二年級,正式成為明華宿生會莊員,
已經接受到自己是主修崇基、明華而副修社工的狀態。
一年莊期讓我成長了很多,十個不同姓不同性格的莊員也很好玩。
傅盃、環保盃、舍音盃、送舊、迎新、開放日、上莊、落莊,忙個不停。
當然還有一班莊員飲酒玩通宵的日子。
暑期去了溫哥華實習,三個半月已經足夠一生難忘。
完完全全愛上了加拿大和加國生活,也真正喜歡了backpack旅行。
第一次參加渣打十公里比賽。
疼錫我的外公離開了我們,讓我沉溺在灰色的世界。
年尾認識了好戲量,認識了一人一故事劇場

零五年,大學三年級,前半年都將時間放了在戲劇裡,
在舞台上留下足跡,留下汗水。
後半年,升上大四之後才重新當學生。
過了沒有情人的情人節,令我感受到互聯網的力量。
第一次坐飛機去歐洲,一個多月洗淨心靈之旅,
也是在鬼門關走過一轉之旅,一生難忘。
回來香港之後有新生活,在各方面都重新開始。
離開了Open Diary,正式來到Xanga
(可恨後來我的OD網誌在網上世界消失了,悲!)
找到了一份令我很興奮的兼職工作,在光影世界裡穿梭著。

零六年,大學四年級,應該是四年大學生裡最勤力的一年吧,
至少這一年我最非常享受上課的時間,副修的科目也讀得很起勁。
再次投入宿舍生活中,成為宿舍的老鬼,
第一次代表宿舍參加傅盃比賽
永遠記得在排球場上發球的一刻,永遠記得迫巴士、跳大繩還趕去攻城,
更難忘攻城一次過攻破對方的城到達終點!
終於離開住了四年的明華堂
畢業時才明白一世我也要考試,
零五年尾考CRE、零六年考IELTS還有見工見工和考試。
第一次搵長工,猶記得當年報第一份工
過五關斬六將,去到final interview時遭滑鐵盧。
之後搵工一直都收不到回音,放了一個半年的假期,也因此回到舞台。
三個月內幫手做了三個半productionsss,還第一次當上助導。
因為《歌神》認識了當年的謝安琪。真希望她一直都是以前的她。
假期總有放完的一天,年尾終於找到了天空的工作。

零七年,正式成為打工仔,在天空工作,在不同的國家走來走去。
認識了一大班新朋友,也認識了世界更加多。
千里之行,始於腳下,台北首爾馬尼拉宿霧曼谷約翰尼斯堡羅馬
新加坡東京德里大阪紐約阿姆斯特丹安克雷奇多倫多孟買迪拜法蘭克福
胡志明市耶加達吉隆坡倫敦洛杉磯札幌上海悉尼名古屋溫哥華,
雖然沒有太多時間細看每一個城市,
但對愛旅行的我來說,每一個國家每一個城市都一樣可愛。
最特別的經驗是在悉尼參加十公里比賽,還受了傷。
第一次跑渣打半馬,仍然期待有一天可以參加全馬。
間歇性在舞台上出沒。

零八年,畢業後變化最多的一年。偶然地應徵了現在這份工作,
因為一碟豆豉醬蒸常青鯉魚偶然地降落在機場
無心插柳柳成蔭就是這樣子吧?但至少在降落前還有機會去巴黎一趟啊。
下半年開始腳踏實地的生活,究竟是好是壞到現在還未清楚。
去到新工作崗位,一百個不習慣,
畢竟要適應一個完全不同的工作環境需要時間,
而由天到地的轉變,需要的時間就更多了。
因為一些想法而在感情路上剎車,在公路上獨個兒走下去。
穩定了的工作令我回歸舞台,再演《駒歌》但已經面目全非。
第一次為了角色寫了這麼多文字,我就是臭口佳就是
(當然也是第一次在台上飲酒和哭得這麼狠。)
第一次跑UNICEF十公里,迪茵湖畔風光如畫,
心裡想著希望生活也是這樣子。
張陳聯婚為我的零八年畫上一個美麗的句號。

零九年,過得很快的一年,可能是因為生活實在太routine了。
花了一年時間來適應辦公室生活。
在這個辦公室工作了一年半,開始習慣一些本來令我很困擾的處境,
雖然我仍然期望很快會調到另一個辦公室去。
正式成為iPhone用家,也因為Twitter而認識了不同世界的新朋友。
每個月都在街頭舉起牌送路人免費抱抱
每次都令自己的正能量有所提升。
第三次做兄弟團同時也是第三次當囍宴司儀
在舞台上的最後一年,當了四次男主角,
難忘第一次用普通話演出的死人頭
難忘演了兩次在台上台下哭了二三十次的JackJack
難忘大家一起做實驗的Hamlet。自始正式退下舞台了。
第一次行盲俠行,走了二十公里之後弄傷關節,痛了一個月。
感情路上曾經進退失據,但在心如止水時遇上陽光。
就是這樣,又過了一個十年。


如果你看到這裡,我真的衷心感謝你,
因為你竟然不怕悶,將我過去十年的事都重溫一次……
(我自己寫了又刪刪了又寫寫了又改改了又改,足足寫了一個月……)

這十年變化最多的肯定是我的學生身分,
由中學生變成大學生,然後大學畢業,十年人事幾番新。
離開了校園已經快四年了。
成為一個打工仔也已經有三年的時間,
剛剛好跟每個老闆一年半,哈哈。

十年就這樣過去……

生命中燃燒青春的十年過去了。
整裝待發,向新一個十年繼續走……

Advertisements

雖然我不屬於那支莊,但都忍不住要叫一聲:

2012 肇祐萬歲!!!

今晚終於來了一次久違的莊聚。

的確是久違的莊聚啊!我們上一次的莊聚已經是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四日了,足足超過年半沒有聚過!證明對於這一班極度忙碌的朋友來說,提早一個月約莊聚是有效的!(今晚的出席率是八成再加一位特別嘉賓,哈哈!)

今次去了阿精的家燒烤。我還是第一次去阿精的家呢!嘩靚到呢!!!實在是太屈機了~再加上那隻又熱情又憂鬱的狗,和那胖胖的貓,有趣有趣!天台和旁邊的小房間也勁正,還要背山面海~簡直是大家的dream house!可惜今次我們是來為這勁正的天台farewell~

大家出來工作之後,生活都變得不一樣了,大家對彼此的生活都很好奇。生活逼人,大家都面對不同的難關;但是再次相聚,彷彿讓我回到2004年的明華堂~~~很懷念~其實大家都沒有太大的轉變吧!在我眼中你們還是我最好的莊員!

是日金句:
阿癲對屈機的豐說:「你下面做乜收埋兩粒丸呀?」


虧佬東、阿精、阿癲、阿布、我
還有未入鏡的屈機的豐、拿著相機的艾菲
和先走了的艾美、阿鬼伉儷
[Credit: Ivy]

期待阿精的入伙酒莊聚~
還有我們的糖水會~
和去阿癲屋企逼巴士~

很久沒有試過幾個人一起MSN了。和屈機的豐、艾菲和阿精四人MSN,實在太開心了~哈哈哈~
最搞笑既情節:

精:  我去旅行

豐:  you go travelling go where

精:  去japan呀

我:  去日本邊度

精:  tokyo

我:  東京!
我:  我都未去過東京旅行呢

精:  不是吧
精:  ivy就甜蜜蜜la~!

我:  你自己去咩

豐:  屈機

我:  i mean tokyo

豐:  derek屈機
豐:  good反question

精:  同女朋友and his brother and friend

我:  同女朋友 so sweet

艾菲: yes

我:  不過又會加多個brother and friend既… =.=

精:  我地lazy有人bring我地玩ai ma

我:  haha
我:  電燈膽 x2

豐:  so A
豐:  stephy
豐:  there are 2 stephy

艾菲: 下…
艾菲: …………….

豐:  so A so A

我:  =.=

豐:  nvm i will bring her back to home
豐:  you dun need to worry

艾菲: help…………

我:  stephy x 2 = stephies
我:  XDXDXD

豐:  yea
豐:  they merge back to 1 stephy
豐:  and go home

我:  ……
我:  好恐怖

艾菲: jing go japan with stephies

我:  一諗起兩個stephy係左耳同右耳同時唱電燈膽…

豐:  dun worry i will ask my wife to go home
豐:  no need to worry

點解我地支莊叫膠莊?因為我地有屈機的豐~
今次預早一個月約莊聚,希望約得成!

今晚出席了一年一度的明華大聚。
說來慚愧,這其實只是我第一年參加的。
很多人都不相信,可算是大家認同我對宿舍生活的投入嗎?哈哈~

重遇很多老老老老老鬼,
Joe Joe、傑傑、樑仔、簡爺、阿粉、Humphrey、Del等等等等,
回想起year 1那年傻頭傻腦的我,
如果沒有這班老老老老老鬼,又怎會有今日的這個老老鬼呢?

也重遇跟我一起畢業的老老鬼,
布爺、大頭、東哥、鬼哥、傻獅子、Eason、Lisa、謝飛,
不經不覺就畢業了一年。時間過得太快了。
現在再見,好像只是剛剛quit宿的樣子。

當然,還有今年才畢業的莊員們:艾菲、阿癲、屈機的豐,
真的是很久沒有見過你們了。
很掛念你們,真的。
多謝艾菲的好消息,衷心的恭喜,哈哈~

一年聚首一次,太少了,應該更多的。
當然,大家已經是打工仔,要經常聚會也不容易,
就是我們自己搞莊聚又搞了這麼久!
一年一次,足夠懷念了。

copied from Ivy’s Facebook

代代相傳的明明華華明華堂。

今天執屋期間,發現了兩份陳年文件。
都和宿生會有關。

一份是我們04膠莊中檢的手寫會議紀錄。
一份是我們04膠莊終檢的手寫會議紀錄。

每一隻字、每一個莊員、每一個宿生所說的話,都將那一年的莊務、那一年的宿生會生活都再慢慢在眼前重演了一遍。

一邊看,一邊哭了出來。
我的九位莊員,我愛你們呀!

昨晚是一年一度的舍音盃,是我第五次舍音盃,也是我第一次以老鬼的身分回到眾志堂看舍音盃。

其實各宿的表演都很不錯,不過老鬼的心態始終有點不同:以前看舍音盃時,其他宿舍都總有一些自己認識的朋友上台表演,因此每座宿舍的表演我都會十分留意;現在,朋友都畢業了,惟一推動自己的就是明華堂的每一個人,也因為這樣,我只專心看明華的表演,我只大力喊明明華華。今年明華奪得了久違的細組唱獎項最佳創意獎,恭喜!

積積和揚揚說舍音盃是我每年最喜愛的活動,我笑了。的確是的,我敢說是舍音盃讓我投入宿舍生活。一年級的時候,練習舍音盃是我剛剛入宿後不久,那時的我還未適應宿舍生活,加上忙碌的生活,令我在宿舍頗摺。當時的宿生會卻經常來洗樓說練舞,為了玩,我也去了練舞,發現舞步、故事好騎呢,哈哈,不過我很喜歡~那是才是我正式開始認識三東的朋友的時候。

二年級,經歷過非典型肺炎一疫及暑假的新生輔導營之後,我跟明華的人熟多了,在宿舍也變得非常活躍(也正式開始了主修崇基明華,副修社工的生活)。那年的舍音盃,我和大家一樣很積極的練大組唱的舞步,同時也因為一次入了會議室看李才練習細組唱而被招攬成為表演隊伍!最後我們在細組唱也得了獎~二年級的舍音盃對我很重要,因為這年的大組唱和細組唱,我決定上宿生會了!

三年級,我和艾菲是舍音盃大組唱的負責人。由一個練舞的宿生變成一個負責跟大家排舞的宿生會莊員的感覺很不同,以前我只需要努力嘗試,然後跟大家一起笑一起跳;然而成為了大組唱的負責人,我們就更任重道遠了(!!!),不但要令大家學懂舞步,更要讓大家投入宿舍生活!我永遠也會記得那年,我和每一位莊員每晚就是在通宵跳舞,總是跳到凌晨四五點!我永遠也會記得那年,完了大組唱之後,一下台,我立即感動得哭到收唔到聲,嚇死大家了!

四年級,成為老鬼了,當然要繼續撐宿生會撐舍音盃了。多謝譚智峰和江瑜瑜及他們的一班莊員的信任,多謝明華堂上下對我的信任,讓我可以在學了舞步之後,膽粗粗的走去教大家跳舞!後來才知道,原來我有百分百出席率,哈哈!

今年,畢了業,又回到了明華堂,又回到了眾志堂。本來只是來當觀眾和攝影師,最後還是奈不住,上了台一起跳!

站在舞台,大家都在發光發亮~我看到明華堂真的在享受這個一年一度的大派對!

 

多謝舍音盃,讓我更愛崇基,更愛明華。
多謝明華堂,讓我更愛我的大學生活。
多謝明華堂的每一位,讓我更愛自己!

今晚膠莊莊聚,之前先去了看道具,再去了文化中心幫幫手(其實都幫唔到咩手)。


我們也真的好久沒有這樣子莊聚過了,每次與大家這樣子癲一晚都很開心,只可惜艾美去了內地,九缺一。去了尖沙咀的巴西燒烤(後來回想,好像我們的下莊也是剛剛去了巴西燒烤莊聚),這巴西燒烤對我們的意義特別深,因為兩年前我們也來過這裡莊聚。





明華莊.日與夜 10/30/2004 


明華莊.日
香港中文大學預科生輔導日,崇基學院開放了明華堂作為宿舍參觀。
結果,超過二百人參觀我們的宿舍生活。
我和神鳳說到聲都沙了。多謝堂主、互聯網工程系二年級阿布同學的公仔麵~


明華莊.夜
過了辛苦的開放日之後,約了莊聚。
其實之前打算跟大家去食自助餐的,可惜優惠卷已經到期而我們又book不到位。
結果今晚去了巴西燒烤。
小域域.阿布.艾菲.Din.Penny.神鳳.艾美 一班癲癲喪喪的人,每次都把全世界嚇壞。
吃巴西燒烤的時候,看著阿布和神鳳,真有點難受。看來已經沒事吧。
打電話給阿Lo,原來他仍未出院!明日要去探探他了。
吃宵夜的時間真的好難受呀!個個都是癲的。
艾美不斷打、搣神鳳,十足SM女王的樣子,變態的!!!
神鳳又不斷傻笑、影我們怪相。
看著相,真的連我最愛的甜品也吃不下!哈哈~
之後阿Din又說要劈酒,惟有陪你啦!
感覺上阿Din仍然有好多事唔開心(連續兩晚飲大左喎),希望有一天跟你吹水吹通宵~
買了六支Sub-Zero和兩支大喜力,不一會就在文化中心KO了。
結果人人都腳浮浮的,還走了入酒店借洗手間,相信人人都呆望我們了。
我和Penny還折了人家一個指示牌呢~ 救命!
不過,始終我、阿布、Penny都是最清醒的。
腳浮浮都要送艾菲回家@鴨洲,Penny竟然說從未去過!搞錯~ XDDDDDDDDDDD
再到銅鑼灣坐亡命小巴回中大,我全程睡了,下車時據說只用了十五分鐘!比從旺角到中大更快?
五時多,想也不想即睡!!!



明華莊.日與夜
多謝你們!
願意陪我癲~



當年的我們
(神鳳、艾美、阿癲、艾菲、痴豐、域、布)



今時今日的我們
(神鳳、布、勞、東、艾菲、癲、域、精、屈機的豐)


兩年過去,變化甚多,但是變的也不多(我換了眼鏡,卻居然以同一個姿勢來拍大合照,哈哈)。我們還是老樣子的,傻傻的說著傻話,說生活裡的傻事。當年為莊務而奔波;今日為學業、為事業、為生活而各自努力。


和你們在一起的時候,真的可以無憂無慮,快快樂樂的談天說地。多謝你們!

昨晚是崇基學院畢業聚餐,明華有十多人盛裝出席,真是衣香鬢影,哈哈~~~明華堂託阿癲的鴻福,不單止坐七號桌,還令七號桌在抽獎時抽中七份獎品……加上ET和Eason,明華堂好有抽獎運(雖然抽唔中我)!


七號桌其中七個人,留意阿癲和她的七號權杖


崇基人


 明華人
後排左起:ET、Tina、謝飛、小歡、阿君、巴西、Lisa、阿麟、Eason
前排左起:Vitti、Penny、Din、Phoenix、布、舍監、艾菲、我、Lo、Ivy、東


明華04膠莊.男莊員


男子組


留意中間的高腳癲


最佳造型獎得主:阿癲
得獎原因:完全係一個小學女生偷左阿媽件飲衫黎著,加上一睇就知係阿君借出的頸飾,與及頭頂那條「馬尾」(我唔知應該叫咩),真係正到爆(credit: 條「馬尾」係Yvonne整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