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信仰,既出世,亦入世

想了很久,結果還是決定send出這個message後再退出這個whatsapp group。

退出,是我不想在message中因為談到政治而無意間冒犯到大家。

例如說到本周信友禱文,提到「為香港政局祈禱」,又提到「請為政府及公務人員祈禱。求主賜與他們智慧,用心聆聽市民的聲音,並作適當的回應」,似乎會「犯戒」;

例如提起陳志明副主教在8月8日晚上在「燭照黑暗 看見真相」燭光遊行暨祈禱會的分享,呼求聖神引導我們締造和平,伸張正義,本身也是由一個政治議題引申出來;

又例如中國教友們面對宗教自由被打壓,聖堂被毀,十架被拆,等等等等,與政權有關,自然也不能在這裡跟大家討論……

我們或許政見不一,或許不喜歡談政治,但我們作為社會一份子並不能離開政治,即使是教友也是一樣,因為宗教自由是政治,社會公義是政治,世界和平是政治。生活本身就是政治。

教宗良十三世(Pope Leo XIII)於1891年發表《新事通諭》,當時是工業革命時期,他剖析勞動力和資本、政府與其人民之間的關係,並認為時下的當務之急是改善工人階級被苦難與不幸所不公平地壓迫的問題,反對社會主義和無限制的資本主義;教宗若望二十三世(Pope John XXIII)於1963年發表《和平於世》通諭,當時是冷戰時期,他以通諭介紹人民的權利和義務、政府的權威並非漫無法律制裁、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合作和平衡,強調衝突應以談判來解決,以及尊重人權的重要性;現任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在2015年發表《願祢受讚頌》通諭,他點出全球暖化、污染及生態失衡等問題源自人為因素,並呼籲各方共同採取行動對抗氣候變化和與此關聯的貧窮問題。

教會一直以來都有社會訓導,從信仰角度,提供基督徒及社會各界人士面對社會問題時應有的原則。歷任教宗的多部通諭,確定了天主教作為信仰,除了對內維繫信徒,也要對外作光作鹽。的確,我們的信仰,既出世,亦入世。既然如此,我們很難真正「不談政治」。

「黃藍是政見,良知是黑白。」我相信這說話對基督徒也同樣適用。希望大家即使不同政見,但仍願意踏出聖堂,憑天父賜給我們的良知,去了解一下社會當前發生的事、了解一下民眾的心思意念。

最後,感謝你願意看完這長篇大論,也再次感謝XXXXXX和group內的每一位。主佑大家,主佑香港。

公僕仝人,與民同行

這個晚上,公僕仝人,與民同行。

只有真正與民同行、與民connect,才真正做到《公務員守則》的終極目標——「取得並維持公眾對他們(公務員隊伍)的尊重和信任 」;亦只有得到市民信任,政府才有legitimacy,管治、施政才真正有效。

這個晚上,眼濕濕了幾次。真係眼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