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們幸福快樂~
Advertisements

舊文回帶回帶再回帶


香港國際電影節-我最討厭的十大行為

  1. 遲到
    看電影的大忌,不但令你看不到trailer(平時的話),甚至令你看不到電影的開段(如電影節這種沒有幾段upcoming電影預告片的情況);更對乖乖的準時的觀眾十分滋擾。
    唔好意思,我都試過其中一場趕不及,遲了五分鐘才入場,我已經覺得非常唔好意思了-看不到電影的頭幾分鐘,我覺得對導演唔住的。有些電影,頭幾分鐘已經是很緊湊又或是對往後劇情有重大影響的片段,怎可以錯過?
    最離譜的,是我見有觀眾竟然遲了四十分鐘才入場!對於那齣片長不過剛好兩小時的戲來說,他們已經錯過了三分一!
     
  2. 遲了入場之後還慢慢挑座位
    遲到可以有不同的理由,最主要是影響自己(看不到電影的頭)。但如果遲到還要影響別人,就真的是罪加一等了。
    很多時因為觀眾席中間有些空位(見第三點),遲到的人總想在這些空位裡挑一個最好的座位;然而這些座位往往都是在一列座位的中間偏左/右的位置,要成功找到理想位置,就必須由走廊開始爬過每一位觀眾。當這情況發生在我身上的時候,我心中都是暗暗爆粗的:阻住我睇戲呀哥仔!
    剛才就到我遲到五分鐘,我都只敢坐在距離入口五步的山頂第二行的走廊位而已!
     
  3. 不坐空位
    電影節的節目一向都頗受歡迎,有些電影更一早已經知道是全院滿座的。但是大家卻似乎不想跟其他觀眾太過親密,總是與別人隔開一兩個位的。這個情況在中間的座位更明顯:通常先入場的觀眾都會坐在正中間,但之後入來的就會隔開來坐,結果晚入場的就要爬進去。
    我明白的,平日去戲院看戲,我也會挑一些旁邊沒有人的座位。但是電影節不同啊,不坐空位即係等如之後會有人在開場戲爬進來-那為甚麼不一早就坐密一點?
     
  4. 放映途中換座位
    這一點真的很奇怪。我到現在也不明白,那天為甚麼坐在我右邊的觀眾,睇睇下戲竟然搬了去我的左邊空位去。這令我回想起小學時聽過的那個故事-財主因討厭東邊鐵匠鄰居的打鐵聲,又討論西邊銅匠鄰居的打銅聲,於是給了他們一筆錢叫他們搬家。他們答應了,結果鐵匠搬了去財主的西邊,銅匠搬了去財主的東邊,財主無奈極了。
    說回正題,我仍然不明白為甚麼坐在我右邊的那位小姐無端端會搬去我的左邊!註:(一)我是坐在正中間的,(二)她是自己一個人的,(三)無論坐在我的左邊還是右邊,對她看戲應該沒有影響,(四)我有幾秒鐘睇唔到戲!
     
  5. 不關手機
    預告片之前已經提醒觀眾關掉手提電話,但看戲期間竟然仍然會聽到收SMS的鈴聲!
    講開手機,我發覺我的電話在文化中心大劇院裡是完全收唔到任何訊號的,我覺得好勁!
     
  6. 一邊看戲一邊討論/閒聊/說笑/吹水
    這個情況通常發生在平日看戲的時候。但今年電影節我去看了一齣港產片的首映,片中主角的朋友亦有來捧場。不幸地,我坐了在這班人旁邊。結果整場戲我都在聽他們討論/閒聊/說笑/吹水。
    我差點爆粗了。
     
  7. 吃東西
    我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文化中心大劇院裡公然吃東西的。呆左。
     
  8. 係又笑/唔係又笑/人笑佢又笑/係唔係都笑/唔知點解都笑
    不知為甚麼,很多時我看的 明明不是喜劇又或者那個其實不是笑位,但觀眾都會睇到捧腹大笑。或許這是文化差異?我們看到其他國家的電影中和我們文化很不同的東西,可能會覺得好笑吧?
    但為甚麼即使是一些血腥位/悲劇位/小動作位,大家都可以笑得如此盡興?記得其中一幕是一個老婦被劫,她向賊人開了一槍,全場爆笑;賊人中槍後也向老婦開槍,全場再一次爆笑。究竟為甚麼呢?這兩個應該不是笑位吧?
    還有一些情況是,因為有人笑,所以大家跟著一起笑。結果每齣電影都彷彿變成笑片。究竟為甚麼呢?
    可能因為我不屬於這個星球……
     
  9. 出片尾credit時離場
    平時看戲時,很多觀眾都會在出closing credit時開始離場。
    但是電影節期間,理論上觀眾應該是比較熱衷電影的吧?通常都會等待closing credit後才離場-那也算是對電影製作人的一種acknowledgement吧?但是,我看的那幾齣戲,場地的燈還未開,只是剛剛出了credit的第一句,就已經看到觀眾湧向出口了。
    結果,在closing credit期間,我有三分一時間被遮擋著。
     
  10. 做出任何沒有常識的事
    最詭異的事都可以發生-通常都是一些沒可能不明白的事。學朋友一句:沒有知識都應該有常識吧?
    其中一晚我坐在文化中心大劇院的Upper Circle,那是大劇院的「山頂位」。那時我們剛剛開始入場,有一位觀眾,他坐在Upper Circle的第一行,面前是一道小牆和欄杆。這位男觀眾竟然把他的縮骨雨傘放在小牆上欄杆旁!
    文化中心的usher小姐看到,當然立即跟他說出這行為是不准許的。與此同時,男觀眾想收回雨傘之際,卻不小心把它推了出去!結果文化中心大劇院裡發生了一宗高空擲物的案件……幸好樓下的位置剛好未有觀眾,否則真的是不堪設想!
    Usher小姐無奈的說了一句:「我諗你明白點解我同你講唔好擺野係個度啦!」唉!

其實出席電影節的大多是戲迷吧,為甚麼仍然會有這些情況發生的呢?尊重自己,尊重電影吧。


一年一度舊文回帶,總會笑自己當年文筆的稚嫩,同時感慨上述事情每一年都繼續發生……

勞工處終於公布《法定最低工資:僱主及僱員參考指引》(PDF),不禁想到究竟政府應該為基層勞工做幾多才合理。例如,到底政府應不應該以「參考指引」的方式指引僱主為飯鐘、休息日等計薪。

最低工資委員會委員李啟明說,飯鐘及休息日是否計薪是僱傭條例的灰色地帶,「引起爭拗不足為奇」,若執行時出現好大問題,委員會在中期檢討會一併處理。

不就是因為有灰色地帶,所以才希望政府透過指引來解釋法例背後的精神和如何實踐嗎?

雖然不是所有老闆都是奸商,但大部分打工仔都被壓榨。
難道要求政府為小市民做多一步也是奢求?

看完三十多頁字,眼都花。

地震後的路!

多謝各位顧客這一星期的忍耐。

我知受著沒奶粉的恐慌的感受。我已盡了一切努力令大家好過一點。

我在星期二(15/3)做了一生人最痛苦的決擇……本公司選擇了把原本準備送往東京及名古屋港口的奶粉,全數轉運去日本其他有需要的地方。是的,即是我公司將會斷貨。亦會令一直支持我們天翼堂的父母失望。……這已經是沒辦法改變的事實……

在星期二(15/3)之前,日本的情況己開始不算樂觀,但日本的同事沒放棄自己,亦沒放棄香港的父母。他們在餘震中繼續加班工作。為的是令香港的BB不會斷糧。奶粉只需3星期便可到港,但我們的行為,已經撤底把日本放棄了。我非常明白各位父母的擔心,換著是我,好可能都會是一樣的。

短期內日本奶粉再來港只會浪費,所以我公司決定先把陸續到倉的3000箱的奶粉及尿片全數轉去其他有需要的地方。

我們天翼堂亦在同一時間投了對日本奶類及嬰兒用品生產商信任的一票。我們沒有調回資金,相反,在這星期我們全數電匯了所有貨款,要求他們永久存放在各日本廠商的戶口內,出貨期無限押後。我明白這決定將會嚴重影響我一家人的生活,但我信任日本的奶粉生產商,信任-就是無條件,就這麼簡單!

這段時間好多客戶問,奶粉是災前定災後,怎樣保證不受污染?

天翼堂告訴你們,奶粉罐上的商標就是生產商給你的保證,罐上厚生労働省的生產許可證,就是日本政府給你們的保證。我們不相信,日本奶粉商會把有問題的產品流出市面。我們不相信,日本政府會容許生產商製造有問題的奶粉!

我們天翼堂雖然只是蚊型公司,但都註冊了商標。理論上,在香港什麼地方買到的日本奶粉都是一樣的,為什麼我們要花錢去註冊商標?因為我深信「天翼堂」3個字是值錢的。將來我們公司會有一段非常很慢長而困難的路,雖然最壞的情況可能變成士多房公司,但我決定了不會關閉天翼堂,亦不會轉做其他國家的奶粉。我們已經找到了最好的,為什麼要退而求其次?我喜歡看到父母買到優質奶粉時的喜悅,我喜歡看到BB吃了我們的奶粉健康成長,這一直是我們的動力,是你們各位給我天翼堂的,謝謝!

我知一時三刻,大家會對日本的產品有疑問,我是非常明白的。但天翼堂會一直存在,1年,2年,或者等到你們的BB成為父母時,他們總會有一天會回來我們天翼堂的家庭的!!!

天翼堂 上
2011年3月20日

在此特別嗚謝:
– 我太太:算你沒運行了,嫁了我,我看你有排捱窮了;
– 天翼堂一姐:在這段時間不停加班回覆,一點微言都沒有,默默為我公司及各位父母付出;
– 東京及名古屋的同事:謝謝你們在地震之餘都沒有放棄我們,我們天翼堂都一樣不會放棄你們的!

另外,我要再向盧先生致歉,我對天翼堂商譽的堅持,令你在人生最低潮的時候雪上加霜,非常抱歉,希望你跟你女女活得更好。

信任-就是無條件,就這麼簡單!

因為工作需要,昨天整個下午都在看新聞台,看看日本的最新情況。

由最初看地震情況,到後來說會有海嘯,到海嘯發生了……我眼濕濕了……

Pray for Japan and pray for our beloved friends…

你可以贊成政府派錢 可以反對
你可以贊成派錢俾符合某d條件既人 也可以反對如此訂立條件

但是
請不要讓這六千元變成內心的魔鬼

我不信政府要用六千元去分化或是甚麼
但至少我們不要這樣分化自己吧

我們有誰不曾經是新來港人士
又或者是新移民後代

好恐怖 真的很恐怖
今日的facebook已經變成一個公開批鬥別人的空間

究竟如何派六千元 派給符合甚麼條件的人完全不是我的concern
但是 為甚麼將新移民視為攤大手板拎福利的人
誰來決定我們當中誰更有貢獻
誰說香港永久居民一定交過稅並且對這個社會有貢獻
貢獻是用monetary value去衡量嗎

陳牛:為何今天的香港還有這麼多人如此公開地宣揚歧視
他的文字 深得我心

我為香港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