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2007年

重看2006年的今天所寫的回顧,才驚覺真的已經過了一年了。2006年的我還是一個剛畢業的學生,今天的我已經工作了足足一年了。對我來說,2007跟2006一樣是很重要的一年。我的新生活,已經開始了。

二零零七年一月八日,就是我在國泰航空公司的機艙服務員合約開始的日子。在這一年裡,我的生活徹底改變-認識了很多新朋友,去了很多未去過甚至沒想到會去的地方。儘管工作有順有不順,有苦也有樂,我仍然享受這種腳不踏實地的工作環境。記起會考時代梁啟超先生的《敬業與樂業》,「苦樂全在主觀的心,不在客觀的事」,「第二等苦人,便是厭惡自己本業的人,這件事分明不能不做,卻滿肚子裏不願意做。不願意做逃得了嗎?到底不能。結果還是皺著眉頭,哭喪著臉去做。這不是專門自己替自己開玩笑嗎?」所以,現在就算遇上幾麻煩的乘客,也可以一笑而過;當然也會不開心,但是在溫哥華跟Paul吃早餐時,他說得很對:麻煩乘客給你麻煩,要尷尬的應該是他。既然自己做足功夫,又何懼工作變苦呢?何況我還是喜歡下了機之後到處走走看看的時光!千里之行,始於腳下;我的千里之行,已經開始了。

小統計:今年做過咩機?
香港-台北-香港              六次!!!!!!
香港-首爾-香港              五次!!!!!
香港-馬尼拉-香港             五次!!!!!
香港-宿霧-香港              四次!!!!
香港-曼谷-香港              三次!!!
香港-約翰尼斯堡-香港           三次!!!
香港-羅馬-香港              三次!!!
香港-新加坡-香港             三次!!!
香港-東京-香港              三次!!!
香港-德里-香港              兩次!!
香港-大阪-香港              兩次!!
香港-紐約-香港              兩次!!
香港-阿姆斯特丹-香港           一次!
香港-安克雷奇-多倫多-安克雷奇-香港   一次!
香港-曼谷-孟買-迪拜-孟買-曼谷-香港  一次!
香港-曼谷-新加坡-曼谷-香港       一次!
香港-迪拜-香港              一次!
香港-法蘭克福-香港            一次!
香港-胡志明市-香港            一次!
香港-耶加達-香港             一次!
香港-吉隆坡-香港             一次!
香港-倫敦-香港              一次!
香港-洛杉磯-香港             一次!
香港-大阪-香港              一次!
香港-札幌-香港              一次!
香港-上海-香港              一次!
香港-新加坡-曼谷-新加坡-香港      一次!
香港-悉尼-香港              一次!
香港-台北-首爾-台北-香港        一次!
香港-台北-大阪-台北-香港        一次!
香港-台北-名古屋-台北-香港       一次!
香港-溫哥華-香港             一次!
香港-溫哥華-紐約-溫哥華-香港      一次!
                      合共六十一班機~

至於前路,究竟會一直做這機艙服務員、轉另一家航空公司,還是轉行?這將會是在二零零八年裡我的最重要思考方向。我從來不是一個很有野心、對未來很有計劃的人,將來的路要如何走,還是順其自然好了。

長大了,路越來越不容易走-不論是家庭、工作、朋友還是感情,面對的難關也是越來越多的,至少今年遇上的問題已經不少了。有時我也會想,自己是否太易轉牛角尖呢?今年發生了不少事,令我曾經進退失據,甚至選擇隱居於自己的世界裡。感情用事從來就是我的性格,我不相信這是一個優點,更不相信這其實是缺點。我就是我。當然,多謝一路以來陪我走過這些路的每一個你,因為你們,我才不至跌下來站不起來。

面對前路,我已經整裝待發。路彎彎,步跚跚,繼續向未知的未來進發。

由這裡 行過去 行過去 下一區

誠實地 無懼地 隨遇地 行過去

彈指間 第幾關 原來都走到這裡

但我高興繼續漫遊於這裡 寫好這刻這一句

掌握青春經歷老死中間不免有唏噓

今天這一階段至少不只可以談空虛

《3/8》謝安琪

Advertisements

由久違了的倫敦回來了,很開心~

十二月二十六日至十二月二十九日

的確是久違了的倫敦,已經是兩年半之前的事了。這是我第一次在冬天的時候來倫敦,感覺很特別。

在倫敦逗留的足足兩天,只是第一天真的出去逛。幸好酒店就在地鐵站旁邊,坐Piccadilly Line,不一會就出到Leicester Square了(一按來看我喜愛的路線圖)。一早就趕出去Leicester SquareTKTS排隊買票,最後十點二就買到了The History Boys的門票了,這將會是我第一次在West End看話劇呢。

時間尚早得很,結果在街上逛了八個小時!去了參觀上次過門未入的西敏寺,又去了久違的Waterstone’s打書釘,當然也沒有錯過聖誕後的大減價了。滿街都是人,每家店裡都逼滿顧客,試身、付款通通排長龍,我最後也有收獲,哈哈!比較不習慣的只是三點鐘就天黑的日子~


西敏寺

終於到了晚上,入場看The History Boys了!當年藝術節的時候已經想看,最後卻買不到門票,今次終於看到了,雖然不是原裝班底,不過一樣好看啊(雖然中間有兩場戲完全是外語)!演出很生活化,特別是八位演學生的演員,彷彿真的置身在一個課室裡和八個平凡而不平凡的同學生活似的。過場時,不是用影像來過渡故事前後人物的transition,就是兩個學生一彈一唱,後面的演員就負責將佈景和道具推出來,倒有點像去年的《仙都唔仙》呢。戲的第一幕和最後一幕,所有學校的佈景板都呈八字型的放在台上,很型。至於故事,撇除了我不大熟悉的歷史元素(畢竟這八個高中生也是讀歷史科兼想考入Oxbridge的)以外,其實我還是蠻喜歡的,教育、考試、成長、性、愛,本來就是學生的世界裡最重要的環吧。不同老師、不同學生的不同價值觀,多多少少也反映了在我們的生活中,所以對劇中人的感覺也特別強烈。故事到最終,是喜是悲,觀眾心中自有答案。

第二天在酒店附近吃了久違(!)的fish and chips,好大碟,正!

酒店收到無線衛星台,看到(遲幾個小時的)新聞報導,也看到劇集-又有《舞動全城》又有《爸爸閉翳》,勁!

p.s. 林韻樂port左呢班機!保重啦你!
p.p.s. 在crew lounge撞到Candace,好慘呀你!故事教訓我們,在outport要小心聽電話!
p.p.p.s. 第一個sector,經濟艙只有56個乘客!第一次可以係四十分鐘之內完成cocktail加晚餐,二十分鐘完成第二餐的service!

一追再追。


十二月十一日至十二月十五日 約翰尼斯堡

ok fine, 我唔介意做JNB,even係一年之間第三次roster,我次次都會做,唔會port的。
但今次真係好火!
平時住開既個座樓宜家番新緊,要住block 5,到我入到房,發覺門閂冇左!!!
咁我就諗住打去front desk,叫佢一係搵人整,一係就俾另一間房我啦。

點知電話上面既front desk、room service同埋reception既掣都係壞既!
結果就打去俾operator幫我駁。

駁到去front desk,我就講返個情況俾對方聽。
佢就話會搵人黎整,ok 咁我就梗係等啦,係咁既情況之下,我只係除左件jacket同vest,又唔敢換衫,又唔敢沖涼,因為諗住佢好快就到。

點知等左半個鐘都冇動靜,我又打去front desk,又係同一個人接電話。
佢話「叫左架喇,唔關我事架喎,不過佢未黎既我咪幫你page多次lor」
聽完真係火都黎埋~

又等左半個鐘,終於有人黎幫我搞度門,
佢check完之後,就話:我幫你裝返個閂就可以了。
咁我梗係好開心啦,因為真係好X支力,想快d搞掂度門就訓一陣。
佢話佢要落樓拿一個新的閂,佢話幾分鐘就得架喇,
好,我又等~

又等左半個鐘,仲未上黎,
我又打去front desk,我問佢係唔係發生咩事,做咩失左踪。
今次係另一個人接電話,佢有禮貌咁同我apologize,
仲話會叫佢快d上黎~

結果, 我又等左半個鐘,阿師傅終於返黎,再花三分鐘既時間幫我裝返個閂~

就係為左呢三分鐘,我就著住套製服,係度等左兩個鐘~

[p.s. I was really mad at that time. The point is, I had worked for 12 or 13 hours already, and I really needed some rest. The hotel in JNB is famous for the insecurity, and there is no point that I can accept a room without a bolt. Dammit!]


十二月二十日至十二月二十一日 台北

本來沒有甚麼特別的台北機,竟然在回程時遇上joining crew之一的Hoston!哈哈!結果兩個人由酒店到巴士到機場到飛機上到落機到返公司不斷在雞啄唔斷,哈哈哈~


十二月二十二日 東京

很累的東京turnaround。原來我很久沒有做過日本機了。
這天早上的幾班turnaround都short crew了。東京turnaround只少了一個,還好吧,幸好有老總的幫忙!


十二月二十三日

唔計半個月前跟子慧和家俊晚飯後的cocktail,其實我很久沒有好好的喝過酒了。
這天晚上,喝了一點。

我醉了,但,我沒有醉。

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
只可惜,我已經不是少年了。雖然未至於是識盡愁滋味,可是已經欲說還休。

感激的是,有人願意聽,已經很好了。

Company and FAU reach agreement on medical scheme adjustment

Following discussions facilitated by the Labour Department, Cathay Pacific has reached an agreement with the Flight Attendants Union (FAU) on an adjustment to the company’s enhanced medical scheme, RightChoice 2008.

According to the agreement, the FAU pledges to refrain from any industrial or other action related to the medical scheme that will affect the airline’s normal operations, especially during the upcoming peak Christmas/New Year period.

Under the agreement, for the year beginning 1 January 2008, the out-patient co-pay element of the scheme will be deferred until 1 May 2008, and from 1 May 2008 to 31 December 2008 co-pay will be waived for the first 10 outpatient visits by each user.

CX welcomes this outcome which will reassure its many thousands of passengers in Hong Kong and around the world that the possibility of disruption to its year-end services has been removed.

The airline wishes to express its gratitude to the Labour Department and its officers who worked tirelessly to facilitate the talks.

A Working Group comprising management, staff and their representatives, including the FAU, will be established in 2008 to review the effectiveness of the scheme and address questions that may arise during its implementation, including that of co-pay.

As announced on 17 December, the General Manager Inflight Services will meet with the FAU on 11 January to discuss matters of mutual interest.

CCD

感覺好像比工會出賣了似的。唉。

到現在也不明白,為甚麼大家只是說學生會不應該在畢業典禮上示威,
而對中大頒發法學博士予董先生無動於衷?

到現在也不明白,為甚麼公司覺得自己已經放下身段、委曲求全,
而仍然不肯正視原則性的問題?

男人對女人的致命一槍
(擷至小奧

The fastest growing group of people infected by HIV and AIDS is heterosexual women under 30.

是為了避免意外懷孕的創造也是為了避免感染性病的毀滅,
將精液看成子彈的話便會明白不戴套的殺傷力是如何巨大,
當她們還在展現笑容的時候。

一月roster

一月roster!(待定)

一月三日:   AEQ
一月四日:   AEQ
一月五日:   AEQ
一月八日:   香港-台北
一月九日:   台北-香港
一月十日:   QBC
一月十一日:  QBC
一月十四日:  QBC
一月十五日:  QBC
一月十六日:  PPW
一月十七日:  香港-大阪-香港 (FD)
一月二十一日: 香港-三藩市
一月二十三日: 三藩市-香港
一月二十九日: 香港-台北-香港
一月三十一日: 香港-杜拜

Key:
AEQ: Annual Emergency Procedures Training
QBC: Bar & Cabin – Business Class Training
PPW: Premium Product Workshop
FD: Familiarization Duty [好似係on-job training喎]

一月裡有半個月是training,看來要好好的節省一點了!
終於train商務了,終於AEQ了,終於做了一年了!

不滿看病要繳費

不滿看病要繳費 五百空姐晒馬
國泰企硬 聖誕航班恐受影響

蘋果日報

11la1p101

【本報訊】國泰航空公司逾五百名機艙服務員昨日在中環遮打花園集會,抗議資方要求員工支付部份門診費用;管理層至今態度仍強硬,表明不會撤回新計劃。雖然工會昨日沒有具體說明進一步行動,但據了解,工會正加緊部署工業行動,最可行的方案是聖誕期內突擊集體請病假。旅遊業界估計,聖誕期間約有一半外遊旅客乘搭國泰航機,一旦發生工潮,沒有足夠時間調配已訂位的旅客。

新醫療計劃下月一日起實施,國泰所有地勤員工以及一九九七年六月以後入職的空勤員工,每次接受普通門診,由免費改為需在薪金內扣除三十元,專科門診則需扣五十元,新制度下,約一萬名國泰員工每人每年需多付數百元,包括約六千名機艙服務員。

逾五百名機艙服務員昨戴著紅帽、穿上白色汗衣,把「No Talk No Peace冇得傾冇安寧」的貼紙貼在身上,大叫口號,高唱「We Shall Overcome」,現場除了年輕空姐外,亦有不少空姐帶同子女出席,隊伍其後遊行到太古集團位於金鐘的總部抗議。

指過去一年不斷削福利

參加遊行的員工大部份是首次參與工業行動,他們表示,遊行並不是為區區數十元的門診費用,而是不滿資方過去一年限制員工支取病假的手段,若工會發起罷工,必會支持。

今年二十四歲的Kennis,指資方過去一年不斷削減福利,令她忍無可忍,又指機艙服務是體力勞動工作,容易傷及腰背手腕,「公司唔建議我哋幫客人搬行李,因為太重會傷腰,但啲客人又會要求我咁做。」另一空姐陳小姐稱,資方的做法「好似訓導老師罰學生咁」,「我哋都唔想病,但我哋比做office更容易病,飛機空氣乾燥,一咳就好難好。」亦有遊行人士指,即使是患輕微感冒也可以影響耳道,在機艙環境內耳膜甚至會出血。

國泰管理層其後派代表接收請願信,國泰企業傳訊總經理程鼎一表示,高興聽到工會並沒有進一步行動,又指新計劃令整體醫療開支增加二千萬元,大部份員工均歡迎新計劃,資方不會撤回,亦有信心聖誕期間航班可以正常運作。

旅遊業:難作兩手準備

旅遊業議會總幹事董耀中表示,連同港龍的航班在內,估計約有一半外遊旅客會乘搭國泰航機,一旦發生工潮,現已沒有足夠時間調配已訂位旅客乘坐其他航空公司,「要有兩手準備都準備唔切。」

董耀中表示,近日港元貶值,今年聖誕外遊團的團費較往年昂貴,但預期趁聖誕期間外遊的港人數目仍有約百分之五增長。若原已訂位的航班延誤,航空公司會盡量調配旅客乘坐其他航班,但若最終未能成行,旅客也難預期航空公司作出退票以外的額外賠償。旅行社作為代旅客訂購機票的代理,沒有責任向旅客作出賠償。他呼籲國泰勞資雙方盡力協調,「為咗成個香港,唔好喺聖誕罷工。」

東瀛遊執行董事禤國全表示,現階段對國泰勞資雙方解決問題感到樂觀,旅行社仍照常辦理訂購國泰機票服務。康泰旅行社總經理劉美詩表示,過往在最旺的農曆年間,國泰空姐也曾發起工潮,當時國泰作出相應調配,即時徵用其他航空公司客機接載乘客,故即使發生工潮,有信心國泰會作出妥善安排。不過,她承認若發生工潮,旅行社在通知已訂位旅客等方面的工作量將會劇增。

工會玩神秘 準備突發行動

國泰機艙服務員工會上周宣稱會在昨日遊行後決議進一步行動,暗示可能罷工,結果不但沒有任何公佈,工會領袖更一改強硬態度,指遊行並非最後通牒,令人詫異。

正更新會員通訊錄

原來,工會已暗地裡更新會員的手機號碼及電郵地址,等待時機發動集體請假行動,以殺資方一個措手不及,情況儼如一九九三年大型罷工行動。

工會上周表明會考慮集體請假、罷工和不為已登機乘客提供服務三個方案,原定昨日宣佈結果。由於遊行人數之多出乎意料,工會昨晚初步評估,行動得到會員廣泛支持,現階段相信集體請假最為可行,既可向資方施壓,又不易惹起秋後算賬,故已著手更新各會員的手機號碼及電郵地址,稍後或以電郵或電話極速通知空姐請病假,以突擊行動務求令資方難以應變。

一九九二年底,國泰機艙服務員不滿資方安排執行較低級的工作及加薪幅度過低,實行按章工作,結果三名機艙服務員被解僱,勞資雙方一九九三年初召開會議後,員工當晚突然發動罷工,事件擾攘達兩星期才完結。

今次引發勞資雙方駁火的源頭是管理層對於部份機艙服務員支取病假感不滿,其後推出三大政策,包括被私隱專員公署批評侵犯私隱的監察出勤計劃、把經常請病假員工「軟禁」的家中兩個月候召安排,以及最新推出要求員工共付門診費用,引發勞方一次過爆發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