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了的打邊爐,多年後的今晚又再在我的家出現。

過去幾年,自從我搬到了大學宿舍之後,家中也沒有打邊爐了(唔關我事架喎,其實全家都鍾意打邊爐架喎)。打一次邊爐,足夠讓爸媽又吵一次架。唉。其實自從多年前阿爸首次失業之後,他的性格越來越剛烈,家中的爭執也越來越多,連帶成長中的三兄弟也養成剛烈的性格。媽媽呢,也真的辛苦了她,這麼多年要包容爸爸的性格,也是不容易的。這幾年來,看到媽媽哭的機會多了,開始學習去體諒她,同時也學習體諒爸爸。有時爭執的事只是芝麻綠豆般的小事,我也儘量充當中間人了。事實上,現在我已經少了跟阿爸吵架了。以前的我,性格暴燥(很難想像嘛!),經常跟爸爸大吵大鬧。幾年前,阿爸一個不小心,在廁所跌倒了,我急著打電話召救護車,那時的我真的十分慌張。後來阿爸在醫院住了數天,我看著他,他彷彿老了十歲似的。自此,我就沒有再跟他大吵了,我只想好好的照顧他、照顧媽媽。

畢竟,能夠成為一家人,是一種莫大的緣份啊!

Advertisements

公司話會加人工喎,
係呢個咁敏感既時候加人工,究竟會唔會影響到下星期既工會大會?

過幾日就會知道。

何文雯萬歲!


很久沒有做過馬尼拉機,很久沒有做過747,昨天一次過做哂。
結果,回到香港之後,晚上累到昏倒了。

是一種很可怕的dizziness。很辛苦才撐到回家。
但,牽著你的手,仍然覺得溫暖。

港島區補選直選擂台

昨晚電視、電台直播立法會港島區補選的《直選擂台》,看了一個小時之後又立即扭開收音機收聽餘下的一小時。看完/聽完之後我有以下的感覺(政綱部分摘自選舉委員會網頁及維基百科):

  1. 柳玉成
    獨立人士、前社民連成員柳玉成的政綱以「堅定的民主派」為口號,爭取即時實行普選,又建議廢除強積金,增設養老金和失業金,建立全民醫療保障,並要求中國結束一黨專政。似乎是四位男候選人當中最激進的一位,昨晚的擂台中,最令我反感的人就是他了,急速的普通話令我有點感到煩擾,因為真的不是常常聽到他在說甚麼,也不知道他想表達的是甚麼。
  2. 李永健
    獨立人士、大律師李永健的政綱提出要縮窄貧富懸殊、改善勞工就業、減少教師工作量,推行醫療融資,並在條件成熟下落實2012年普選,並承諾出席會議、見市民、每周三十五小時工作(!)。李永健表現奇奇怪怪的,說得白一點就是「騎呢」,例如昨晚他完全沒有帶助選團出席,說話的內容又令人啼笑皆非。經典場面包括他向陳方安生提問有關辯論技考的片段,以及被無線記者何文雯技術性擊倒、有關《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及一百五十九條內容的片段。
  3. 蕭思江
    獨立人士、律師兼作家蕭思江,政綱方向是「求安定、為繁榮」,主張飯碗高於一切、不應該與政府對抗,不支持設普選時間表。他於昨晚的擂台中表示應對政府與以包容。蕭思江一臉從容,但似乎也是奇怪人士,單看最後拉票時的「飯碗舞」已經令我摸不著頭腦了。
  4. 葉劉淑儀
    對於特首普選方案,獨立人士、前保安局局長、現任匯賢智庫理事會主席葉劉淑儀認為候選人須取得四個界別人士提名,以防止選出偏激人士。對於她曾經負責推銷的二十三條,她表示政府需得到社會共識,才可推行二十三條。整體來說,葉太昨晚的表現平穩,即使被其他候選人質詢,仍然保持到平穩的態度;相對於零三年的她,情緒控制的能力似乎進步了不少。另一方面,葉太在質問對手環節,選擇不與陳太再次正面交鋒,反而問何來和蔣志偉有關教育的問題,實在十分高招。她的問題暗地裡是引導性的,令兩位對手看起來也要同意自己的政綱(所以葉太對於對手的底也是起了不少的)。然而,最令我反感的是在凌尉雲向她質詢有關二十三條時,問及葉太自己的個人意見,葉太選擇迴避問題,實在不是明智的決定。當然,她的助選團也實在是太擾人了。
  5. 蔣志偉
    獨立人士、落馬洲中港貨運聯會主席蔣志偉,政綱包括捍衛基層福利、關注中產權益、監察政府施政。其中他較多提及的是及早制定公平競爭法,監管財團壟斷巿場,締造良好的營商環境。政制方面,他支持2012年雙普選。昨晚的擂台中,他的表現是八人之中最好的三人之一。其中以解答有關如果運輸界和港島區市民有利益衝突時他會如何解決時,他的表現比預期佳。
  6. 凌尉雲
    強調自己是平凡百姓的獨立人士凌尉雲,反對就最低工資立法,認為政府應該協助增加就業機會及投資,減少領綜援人士對政府的依賴。雖然昨晚於質詢葉太之時有點像潑婦罵街,但她亦的確問出了不少人(包括我)內心的疑問:沒錯,葉太傾向政府應該全面諮詢才為二十三條立法,但不等如自己沒有立場。
  7. 陳方安生
    獨立參選的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政綱包括推動2012雙普選、關注弱勢社群、改善貧富懸殊等等。昨晚的擂台中,陳太的表現其實不錯,可是對手的助選團實在太勁了,陳太每每在被騷擾時就會有點慌亂起來。然而,陳太亦有精彩之作,就是她在解答李永健一連串怪問時的表現了。
  8. 何來
    獨立候選人、保育義工何來,以「一步一腳印」為口號,政綱以保育、環保為主。何來回答問題的時候十分淡定,甚有大將之風。

 

不過,港島區的市民會不會覺得沒有多提及港島議題?
如果我是港島區選民,我想我會問這一條問題:你認為應該如何處理兩鐵合併後,第二個「大學站」的問題呢?

溫哥華

從溫哥華回來了。沒有想過這樣快又有機會回到溫哥華-一個為我帶來一大段回憶的目的地。這次也少不了要跟Paul見面,來一個久違的supervision,令我對自己有一個反思的機會,多謝你!這次的「supervision」讓我回想起當年在溫哥華時學習的assertiveness,我想我還是要好好學習的,尤其是在這份工作上!

(說起工作,最近其實是比較開心的。
態度決定一切,當你用正面的態度去對人,不順利的事也會少一點的。
當然,我仍然會好好保護自己,不會被人take advantage的。)

另一個任務就是為阿怡和阿壹當信差,將他們的心聲帶到Port Coquitlam的美容姑一家了。我很高興有機會再來探望他們;我早當Janet和壹仔是自己的屋企人,他們的家人就即是我的家人了。看見伯母和世伯的精神都不錯,我就放心了。

Ernie和Louis還是怕怕醜醜的,不過越來越大個仔了!〔即係你越來越老囉,叔叔!〕

昨天去了投票。其實我那區的居民還是蠻積極的!

一號:呂君聰
獨立候選人,註冊社會工作者。

二號:官世亮
民協,全職區議員,註冊社會工作者。

基本上兩位都是師兄,二人也支持雙普選(呂先生:支持盡快實現雙普選,不過沒有提及時間;民協:支持二零一二雙普選)。最後我還是一如四年前投了給官世亮。一來是因為這幾年的確感覺到官先生在這區的工作,二來是實在受不了呂先生極具攻擊性的選舉單張。最終官世亮以六百多票撃敗對手。

這已經是我第三次行使投票權了。期待來年的立法會選舉。希望泛民主派不要被一時的挫敗而撃倒;以後除了政治議題外,也要積極關注地區事務啊!

星期五是我第一次做吉隆坡的航線。一直聽聞吉隆坡turnaround不容易,希望一切順利吧!

這次有新同事上場,才第二班機的,當然會比較慢一點了。幸好第一程乘客不多,我們做two-man cart,我跟另一個同事做,快了太多。第二程全機滿座,我們做one-man cart,我跟新同事同一邊走廊,結果我由三十行跑到五十八行!真的很累啊!

當然,我並不是埋怨這位新同事。畢竟這才是她的第二班機啊!她令我回想起我剛剛開始飛的時候的經歷,也是慢得可怕,結果我終日都擔心被同事白眼!現在,我已經不再是新人了,我在國泰也飛了九個月了。時間過得太快。

十二月roster!(暫定)

十二月一日:   布里斯本-凱恩斯
十二月二日:   凱恩斯-布里斯本-香港
十二月七日:   香港-台北-香港
十二月八日:   香港-曼谷
十二月九日:   曼谷-香港
十二月十一日:  香港-約翰尼斯堡
十二月十四日:  約翰尼斯堡-香港
十二月二十日:  香港-台北
十二月二十一日: 台北-香港
十二月二十二日: 香港-東京-香港
十二月二十六日: 香港-倫敦
十二月二十八日: 倫敦-香港

第三次去南非了。如果真的成行,這次或許會去開普敦。
終於去倫敦了,如無意外,林韻樂會同時在倫敦的。
十二月的三個大日子-冬至:放工之後可以回家吃飯;平安夜:在香港;大除夕:在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