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

十月二十六日-十月二十九日
悉尼之旅

這可是我第一次踏足大洋洲的重要體驗,正式標誌著我已經踏足了所有國泰有經營航線的大陸了。

這除了是我第一次飛去澳洲之外,也是我第一次跟我的Induction trainer Mallette一起飛、第一次飛A333、第一次做Y3、第一次去到外國參加比賽~太多的第一次了。

Mallette是我的Induction trainer,是一位很好、很優雅的女士,在她身上學了不少東西。這次飛悉尼也是由她安排,因為我們都參加了一個航空公司之間的長跑比賽,Mallette正是國泰裡running team的trainer之一。今次的這班機,Mallette經常到我們的廚房幫忙,令我回想起九個月之前她為我們的practical assessment評分時的情況,令我不禁緊張起來!哈哈哈!

第一次飛333,其實跟330差不多,分別在於333有齊頭等、商務和經濟艙,因此經濟艙的座位自然比較少,廚房也只有一個。工作也沒有甚麼太大分別-最大分別可能是我要做Y3。Y3與Y1、Y2、Y4的分別在於Y3需要在航程期間售賣免稅品。我是從來沒有賣過免稅品的,因此壓力也很大。壓力不在於我希望要賣到多少,而是我對銷售機上免稅品的程序實在不是太了解。但由於五個BC裡就只有三個人是可以做Y3,其中兩個一個要做商務、一個在航機未起飛前在留在商務協助,可以做Y3的就只有我了。多謝我的拍擋Zoe,多得她的提點我才知道究竟我要做甚麼,起碼我現在沒有這麼怕賣免稅品了(這兩程機我還有萬二元的生意,三百多元的佣金!)。

到達悉尼,太累了,睡過了龍,沒有去漁市場,也差點誤了比賽登記的程序!後來跟同事出了去逛Sydney Tower,遙望悉尼和市郊的風光,實在是太正了!言談之間才知道她是晶晶由細玩到大的同學!哈哈哈~晚上去了跑步比賽的T-shirt Swap Party,簡單來說就是拿著自己公司的紀念品,去跟其他航空公司的人以物易物,很高興的一個晚上!

第二天一早六點鐘就是十公里的比賽開始時間,環繞達令港跑了兩個圈,風光可不錯!遺憾的是我跑得不好,在跑畢三公里時就在一個轉角位扭傷舊患,結果撐到十公里後就知道出事了。幸好在現場和酒店都用了冷敷,加上患處也沒有腫,相信並不嚴重吧,只是連累國泰的成績了!午餐和阿姐Mayumi和三位來自日本的參賽同事一起去了漁市場吃海鮮,五個人吃了兩打生蠔、一公斤蝦還有魷魚圈、炸軟殼蟹!太好吃了吧!

然後我又去了位於酒店附近的悉尼水族館,近距離觀察鯊魚、海狗和珊瑚魚,感覺良好!

晚上去了跑步比賽的頒獎晚宴,國泰拿了十二個獎!相信如果有獎項排行榜的話我們也是名列五強的。最高興就是Mallette和Mayumi分別在她們的年齡組別的女子十公里及五分里賽事奪得季軍和冠軍!男子十公里的公司排名,國泰也在五強之中!實在是可喜可賀啊!

就是這樣,一連四天的悉尼之旅就結束了!
(我竟然還未有去到歌劇院去!)

Advertisements

這幾天去了悉尼,感覺輕鬆多了。
只是回到香港之後,記憶亦隨之復活,揮之不去。

點解?
點解要這樣?
你不能承受這樣多,我也不能承受這麼多。
當晚的說話,足以令我不能承受。
我視大家是朋友。
對於某位朋友,我只能說我不相信他會做這樣的事。
對於另一位朋友,我亦不相信她會說謊。
你叫我怎麼樣?
兩個只能活一個?
如果真的是這樣,難道我不deserve另一個point of view?
這裡不是法庭,我不是法官。
我不能裁判,亦不能定罪。
要定的就定我的罪。

對不起,我正仆街,break up一切。

What is the truth?
I am not a judge.
I am not the one to judge, at least at this moment.

I need a break.




Thank you for not asking me why.

《忘了時間》說十二是一個特別的數字,很多事都以十二為一個循環:十二月份、十二星座、十二生肖。如果是這樣的話,今天二十四歲的人就已經走了兩個循環了。我就是這些一九八三的一分子。

昨晚跟朋友MSN的時候,說起中學的事。當時有個朋友二十歲生日,他是我們當中最早一個踏入二字頭的。當時我們戲言說二十歲之後好快就會三十歲跟住好快就會四十歲五十歲;現在回想起來,那個戲言,今日看來簡直是一個不能避過的詛咒,就正如對於二十四歲的我們來說,豬年就是我們的本命年、我們註定要犯太歲一樣。成長的階段早已過去,adolescence這個字在任何意義上也已經不再與我有關了。

今年的生日與以前的不同,是我第一年在工作中度過的生日。不單是這樣,今年更是我第一年不在香港度過生日(其實沒有想過我會在印度中等待十月二十二日的)。身邊沒有最親近的人,自己一個人待在酒店房間裡,慢慢將記憶回帶,看看今年發生過甚麼事。這種感覺,很adult,不再是一大班人過生日彷彿就是變身成人的一個象徵吧?

多謝大家。多謝愛我的人仍然記得我的生日。多謝我愛的人仍然記得我的生日。多謝你們。

Goodbye eighteen.
Goodbye nineteen.
Goodbye twenty.
Goodbye twenty-one.
Goodbye twenty-two.
Goodbye twenty-three.
Hello love!

今晚去德里。

這兩天去了排《點呀老豆老母》。仍然不敢說我會否當演員,哈哈,回來香港之後再說吧。

昨晚的run-through完了之後,我說出了對run-through時發生的事的疑問。現在回想當時的情況,究竟我說的是否正確呢?唉,我也不知道。在理性的角度來說,我觀察到一些問題,然後提出,希望大家可以明白演員(在run-through時)的責任;然而在感性的角度來說,說了出來之後我的感覺又不太對,彷彿其實一切問題都並沒有發生過,有問題的似乎是我。

送給所有追求理想的人。

Kiss the day goodbye,
The sweetness and the sorrow.
Wish me luck, the same to you.
But I can’t regret
What I did for love, what I did for love.

Look my eyes are dry.
The gift was ours to borrow.
It’s as if we always knew,
And I won’t forget what I did for love,
What I did for love.

Gone,
Love is never gone.
As we travel on,
Love’s what we’ll remember.

Kiss today goodbye,
And point me t’ward tomorrow.
We did what we had to do.
Won’t forget, can’t regret
What I did for love.

What I did for love.
What I did for love.
Love is never gone.
As we travel on,
Love’s what we’ll remember.

Kiss today goodbye.
And point me t’ward tomorrow.
(Point me t’ward tomorrow.)
We did what we had to do.
Won’t forget, can’t regret
What I did for love.
What I did for love.

What I did for love.

Currently Listening
What I Did For Love

By A Chrous Line (2006 Broadway Revival Cast)

《逆轉裁判》,一二三四都玩完了。

很久沒有玩過一些這樣動腦筋的遊戲了。老實說,一向打機只為消磨時間,最緊要不需要用腦,哈哈。《逆轉裁判》卻是一個真的要用腦的遊戲,化身成為成步堂龍一綾里千尋御劍怜侍王泥喜法介,為一宗又一宗的殺人案件揭開謎底。

連四都玩過了,現在竟然有點失落。

始終有很多事仍然未揭盅。

究竟真宵春美何去何從呢?為何在成步堂最失落的七年裡沒有她們的蹤影?
究竟御劍、狩魔冥出國之後是不是沒有再回來了?
究竟糸鋸現在怎麼樣了?已經沒有再當刑警了嗎?他和須須木成為了一對嗎?
矢張呢?他又怎樣了?還是老樣子一事無成嗎?還是常常失戀嗎?

對於神乃木莊龍,始終有點遺憾。

不管如何,《逆轉》四已經完了。繼續等第五集登場。

十一月roster!

十一月五日:   香港-巴黎
十一月八日:   巴黎-香港
十一月十四日:  香港-東京
十一月十五日:  東京-香港
十一月十六日:  香港-吉隆坡-香港
十一月十九日:  香港-溫哥華
十一月二十一日: 溫哥華-香港
十一月二十七日: 香港-馬尼拉-香港
十一月二十九日: 香港-布里斯本

終於飛巴黎了!還有溫哥華(雖然只係四天)!
雖然月尾還有四天澳洲精華遊(香港-布里斯本-凱恩斯-布里斯本-香港),
不過這個月的roster已經好好了!